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特斯拉多头:特斯拉股价2030年将达4000美元

    生孩子和育兒都搞的埃莉絲很辛苦,于是我和她一起出去購物約會。

    不然以她那種認真的性格,肯定沒法好好放松休息。

    「這家店,據說是布蘭塔克先生熟人開的」

    「既然是布蘭塔克先生的熟人,那也是冒險者嗎?」

    「似乎是。正確來說是前冒險者」

    既然是和妻子一起購物,我們來到一家面向女性的洋裝店。

    這家店雖然最近才剛開業,但據布蘭塔克先生所說似乎頗受好評的樣子。

    由于是洋裝店我一開始還以為是女性店長,但似乎是男性。

    明明是男性冒險者卻對洋裝感興趣,這情況老實說相當怪異,但進入店內見到本人後我也馬上就釋然了。

    「啊啦,歡迎光臨。既然是布蘭塔克醬的弟子,那你就是屠龍英雄鮑麥斯特伯爵大人吧。唔———嗯,是個年輕的好男人呢」

    「您好……」

    「……」

    這個人,簡單來說就是那種覺得自己是女性的男性。

    從外表看,他的年紀應該和布蘭塔克先生差不多。

    明明是男性,臉上卻化著艷妝服裝也是長裙加帶褶邊的Y字襯衫的組合,不過因為身材高大肌肉發達,絕不會有人把他誤認為女性。

    「鮑麥斯特伯爵大人,要叫我仙蒂小姐哦」

    「是……仙蒂,小姐……」

    「……」

    雖然努力之下總算和對方打了招呼,但推定年齡超過五十歲的女裝肌肉男的迫力還是壓倒了我。

    連靠著前世知識多少有些免疫力的我都這樣了,身為正統千金大小姐的埃莉絲見到這樣的女裝男子受到的沖擊肯定更劇烈,她好像已經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我雖然身體是這個樣子,內在可是少女呢」

    還少女咧……久違的出現了一個沖擊力能和導師匹敵的人物。

    如果現在吐槽『你這貨怎麼可能是少女啊!』之類的,可以預見我下一個瞬間就會被揍飛。

    「您和布蘭塔克先生認識很久了嗎?」

    「沒錯哦。布蘭塔克醬他年輕時真的非常帥氣呢。雖然我曾經也看上了他,但他一直忙著和其他女孩子們嬉戲,我們最後只成了朋友而已。那個人真的很擅長應付女孩子,就連我都被他玩弄了啦」

    「……」

    我身邊的埃莉絲已經半死機了。

    同性戀在教會中被視為禁忌,仙蒂小姐本身又是存在感如此濃厚的角色。

    到底該怎麼和他相處才好,估計埃莉絲的大腦已經無法處理這個問題了吧。

    「您和布蘭塔克先生是冒險者時的同伴嗎?」

    「偶爾會臨時組隊」

    看來即便是布蘭塔克先生,也不具備一直和這個人組隊的精神力。

    「仙蒂這個名字,是類似冒險者時代的外號一樣的名號嗎?」

    「我的本名是帕魯斯托,但這個名字一點也不適合我,仙蒂才是我的靈魂之名」

    靈魂之名……如果光看外表的話,我覺得帕魯斯托這個名字才超級適合你的。

    「當冒險者時我就叫仙蒂哦,一線時代另外有個被大家起的外號『血染的仙蒂』」

    血染……我怎麼也想象不出這個大叔受傷的樣子,應該是他身上總是染滿了魔物噴出來的血,才得到了那麼個外號吧。

    話說,這個人明明沒有魔力身上卻看不到一絲破綻,看來他擁有非比尋常的實力。

    「(親愛的)」

    「(怎麼了嗎?埃莉絲)」

    「(『血染的仙蒂』,是不是就是我臨產前听到的,伯父大人過去故事中出現的『曉之黃昏』的那位?)」

    「(……說起來是有這麼個人!)」

    這人的名字和導師年輕時加入的冒險者小隊隊長的名字相同。

    只是同名……我實在不覺得這樣的角色會有兩個,再說連外號都一樣。

    「(導師,你曾經和這種人一起組隊行動嗎……)」

    真不愧是導師,我不由得對他的精神力之強發出感慨。

    「二位,怎麼了嗎?啊啦,你長的和妮娜醬幾乎一模一樣呢」

    「您也……認識母親大人啊」

    「過去發生過很多事嘛」

    嗯,那個我和埃莉絲都知道。

    話說回來,布蘭塔克先生和導師的交友關系,在某種意義上來說還真是厲害。

    「今天你們就先好好挑衣服吧,過去的事以後我們再另找機會好好聊一聊」

    「哈哈哈,也是呢。話說回來,冒險者開洋裝店還真少見」

    「我從小就很擅長縫紉。但過去家里實在太窮,不得已之下只能去做冒險者」

    先是作為冒險者賺錢支撐家人的生活,等到隱退後才終于開了自己夢想的洋裝店嗎。

    話說,他居然能用那麼粗壯的手指縫制出女性用的洋裝,這點確實讓人很佩服。

    「適合貴族夫人穿的洋裝是吧?好的,我來幫你們挑幾件合適的」

    「那就拜托了。埃莉絲,一會穿給我看哦」

    「好的……」

    因為外表的緣故,埃莉絲一開始非常警戒仙蒂小姐。

    然而實際一起挑選了一輪衣服後,兩人很快變得要好了。

    仙蒂小姐的外觀確實很那個,但他的女子力非常高因此很容易被女性接受。

    「這個顏色應該很快就會流行起來了。埃莉絲醬是金發,雖說要注意別選顏色會重復的黃色系服裝,但其他顏色的話例如胭脂色或鉛丹色都很適合你喲。太過拘泥于青色或綠色的話,會給人留下不夠多彩的印象」

    「確實如此。衣服全都是偏暗色系顏色是不太妥當」

    「沒錯沒錯,年輕女孩還是穿亮色系的洋裝比較好呀」

    埃莉絲偷偷看了我一眼,然後繼續和仙蒂小姐聊了下去。

    那個,是因為我現在的隊伍里有三個年輕女孩,所以她感到不安了嗎?

    「埃莉絲醬不僅長的這麼漂亮身材還很好,所以無論穿什麼都會很合適。既然已經做了母親,那不做教會的工作時可以表現的更成熟一些。這樣一來,你老公也會重新迷上你哦」

    「真的嗎?」」

    「埃莉絲醬的素質原本就非常厲害,應該更有自信一些」

    「說的也是」

    「對吧,對吧」

    前世也是這樣,服裝業內似乎有很多仙蒂小姐這種類型的人。

    據說他們都非常擅于抓住女性的心。

    「其他的嘛,這樣的組合也不錯呢」

    仔細觀察一下店內,就能發現仙蒂小姐店里有很多即便賣給貴族千金也沒問題的高檔貨。

    拿來擺放陳列的衣服也不少,雖然都是仙蒂小姐手制的,但能看得出都是用心制作的精品。

    她……他本人能到一邊給客人提出合適的建議,一邊把適合那個客人的衣服推薦給對方。

    招待用的茶和點心也很美味,看來這個人相當擅長做生意。

    因為隱退前是著名的冒險者擁有雄厚的資金。所以有余力不必強行向客人推銷商品。

    結果,辛蒂小姐有了一批高品質的回頭客。

    「我推薦的,是這件和這件」

    「那麼,我們就全買下了」

    「親愛的,謝謝你」

    我這個鮑麥斯特伯爵和妻子一起出來購物,結賬時當然不可能讓老婆自己掏錢,再說府邸里穿的衣服也沒多貴。

    我把購買服裝的費用交給仙蒂小姐。

    「鮑麥斯特伯爵真大方。如果其他妻子們也有想要的衣服的話,歡迎再來光臨喲」

    雖然外表看上去很那個,但仙蒂小姐的內在真的很少女……就在我產生了這種想法時,一陣男性的怒吼從店外傳來。

    「你這臭女人!我的肩膀這不是都脫臼了嗎。快把治療費和賠償費拿出來!」

    「怎麼這樣……明明是你先撞過來的……」

    「那種事怎樣都好吧!你知不知道,我的肩膀可是脫臼了啊?」

    似乎有個小混混的故意撞上了一名年輕女性,然後就纏著對方恐嚇勒索。

    這一帶距離下級貴族街很近,會出現搞這種把戲的人還真少見。

    這家伙可能是某個幫派的小弟,因為上繳給老大和組織的錢不夠才跑來這里鋌而走險。

    「親愛的」

    「真是的。居然做出這麼有礙市容的事」

    我出面的話,應該不必動用暴力手段就能把這個小混混嚇跑。

    帶著這個念頭我剛要走出店外,仙蒂小姐卻先一步行動了。

    「鮑麥斯特伯爵大人,這里就交給我吧」

    滿臉笑容對我說出這句話的仙蒂小姐,老實說看上去有點讓人發毛。

    來到店外後,他幾步走到起糾紛的小混混和年輕女性面前。

    「不行哦,怎麼能做這種事嚇到女性呢」

    仙蒂小姐帶著笑容,用溫柔的聲音勸小混混罷手。

    然而雖然他不想用暴力手段解決問題,小混混卻完全不肯讓步。

    「什麼?無關的人少給我插嘴!還是說你也想付治療費和賠償費給我?」

    「治療費?」

    「沒錯!老子的肩膀可是被撞脫臼了的!必須盡快去看大夫!」

    小混混最初看到高大的仙蒂小姐時似乎也被嚇了一跳,但看到他的女裝打扮後又馬上囂張起來。

    人真的不能只看外表做判斷……話說,看到仙蒂小姐那樣強壯的身材,一般都會選擇收手吧。

    這個小混混,搞不好連這樣的常識都不懂。

    「可你的肩膀怎麼看也沒有脫臼啊……」

    「不對,你仔細看清楚了!老子的肩膀就是脫臼了!」

    小混混一邊這麼叫囂一把亮出右肩給仙蒂小姐看。

    「有嗎?」

    仙蒂小姐伸手摸了摸眼前的肩膀確認。

    「沒有脫臼哦」

    「脫臼了!」

    「我原本是冒險者見過不少受傷的人,這個肯定沒有脫臼。事情就是這樣,你快回家去吧」

    「非常感謝」

    被小混混糾纏的女性向仙蒂小姐倒了謝,然後邊飛快離開了現場。

    「你居然敢擅自放跑那女人!」

    「因為你的肩膀真的沒有脫臼嘛」

    仙蒂小姐扭扭捏捏的提出反駁,這種動作果然不適合他。

    其實怎樣都好啦,不過產生了剛才那樣想法又讓我覺得有些抱歉。

    「我都是脫臼了吧!」

    「你真纏人誒。所謂脫臼是指這樣的狀態哦」

    因為小混混太過糾纏不休,終于連仙蒂小姐也受不了了。

    幾乎是在眨眼之間,他把小混混的雙肩卸了下來。

    果然,仙蒂小姐是個不得了的高手。

    突然被卸掉兩肩關節的小混混,雙臂立刻垂了下去。

    「手臂不能動了!」

    雙臂完全無法活動的小混混慘叫起來。

    「因為肩關節完全被卸掉了嘛,那手臂當然不能動了」

    「你給我弄回去」

    「可以哦,來」

    因為小混混吵著要仙蒂小姐給他復原,後者又瞬間把他的肩膀裝了回去。

    仙蒂小姐生的高大強壯很容易讓人產生他只要蠻力的誤會,但這個人估計也是技巧派的冒險者。

    「你竟敢把隨便把他人的肩膀弄脫臼?混蛋!我要砸了你的店!」

    因為事態完全不按自己預想的發展,小混混終于把絕對不能說的話說出了口。

    有人要砸毀自己辛苦做冒險者攢錢,最後終于開了的店——听到這種話,辛蒂小姐的怒氣當然會爆發。

    沒有任何預備動作,他一把抓住小混混的脖子把他舉到空中。

    「喂——!敢對老子的店出手的話,信不信老子把你的組織和組員全大卸八塊啊!」

    「推普系(對不起)……」

    雖然小混混被勒死前仙蒂小姐就松了手,但他突然爆發的樣子似乎給後者造成了心理傷害,小混混明明年紀都不小了卻大哭起來。

    我和埃莉絲也因為仙蒂小姐的突變背後發寒。

    「下次再讓老子在附近看到你,就把你廢了!」

    「非、非常抱歉———!」

    小混混連滾帶爬的飛快逃走了,確認對方已經離開後,仙蒂小姐變回了笑呵呵的樣子轉向我和埃莉絲。

    「討厭,我稍微鬧的有點過了呢」

    「「……」」

    我和埃莉絲雖然都沒對此說什麼,但我們想說的話肯定是一樣的吧。

    『絕對不能惹仙蒂小姐生氣』。

    ***

    「還是老樣子沒變?齲 傻倌羌一鎩br />
    買好埃莉絲的衣服後通過『瞬間移動』回到鮑麥斯特伯爵府時,正好踫到布蘭塔克先生過來替布雷希洛德邊境伯辦事。

    听我講述完今天的事後,他露出一副十分理解的表情。

    「那家伙對女性一向很溫柔」

    「沒錯呢」

    在買洋裝時直接接受過仙蒂小姐建議的埃莉絲,對布蘭塔克先生的說法點點頭。

    「從冒險者時代起就是那個樣子了哦。女性做冒險者這行會遇到各種各樣的辛苦事。因此辛蒂經常照顧她們。他不僅縫制衣服的技術比職業裁縫還好,待客又親切,連料理都很擅長。如果那家伙是真正的女人,連我都說不定會選擇和他結婚」

    對布蘭塔克先生的說法,我也很贊同。

    確實,那個人外表在各種意義上都很厲害,內在卻是個女人味十足的好人。

    雖然今天我們同時知道了惹怒他會出大事。

    「那一帶的小混混之流,辛蒂大概一秒都不用就能解決他們吧。他搞不好是最強的非魔法使冒險者」

    冒險者做到超一流的大成功境界收尾,作為第二人生的洋裝店也經營的很好。

    唯一的遺憾之處,就是身體是男性這點嗎。

    「埃莉絲,那身衣服讓你給人的感覺和平常不同,很不錯」

    「是仙蒂小姐幫我選的」

    「嘿誒,那個叫仙蒂的人品味很好呢」

    露易絲夸張很少見的穿上赤色系服裝的埃莉絲的樣子很新鮮。

    重新一看,確實很有成熟女性的感覺,我也認為很棒。

    「威爾,下次有機會也帶我去那家店吧」

    「下次有機會再去?」

    「現在有個比我更需要買幾件新衣服的人啊……」

    露易絲的視線,指向正在吃我和埃莉絲作為禮物買回來的蛋糕的卡琪婭。

    「俺?」

    「卡琪婭,你給自己挑衣服時過于隨便了!」

    「衣服什麼的,只要看著不丟人不就可以了嘛」

    雖然程度不同,但一流的女冒險者中有很多卡琪婭這種類型的人,其實我前世時也是差不多的感覺。

    就算要講究流行什麼的,老實說,我根本不清楚不知道服裝該怎麼搭配。

    再加上一天中大部分時間都必須穿西裝,結果私下里我穿的不是○衣庫就是○印良品的東西。

    (譯注,優衣庫和無印良品)

    「如果不能在一定程度上給自己挑選衣服,會丟威爾大人的臉」

    「維爾瑪你做得到嗎?」

    「我沒問題」

    成為我的妻子後,維爾瑪在埃莉絲和泰蕾紗的教導下已經能自己挑選出適合在府邸里穿的服裝,而且她的品味也不差。

    維爾瑪是我們所有人當中環境適應能力最強的人,她估計即便去到現代日本能用很快適應吧。

    「維爾瑪能好好給自挑選衣服哦。我挑衣服時雖然偶爾也會只看重功能,但也沒卡琪婭那麼不在乎款式」

    「嗚嗚嗚……俺一個同伴也沒有嗎……」

    听到連伊娜也站出來這麼忠告,卡琪婭也無法嘴硬下去了。

    「大姐頭……有泰蕾紗和艾茉莉教導……」

    麗莎過去因為沒有那個夸張的化妝和衣服就無法和男性對話,所以也處于幾乎沒有任何私服的狀態,但如今在泰蕾紗和艾茉莉嫂子的教導下已經有了很多正常的衣服。

    現在,就作為魔法使去工作時,她也不會再動用那套狂野的打扮和化妝了。

    「卡琪婭,埃莉絲參加投票時你也一起去,讓威德林順便幫你買幾件新衣服」

    「這主意不錯呢」

    「不許你拒絕」

    「知道了啦……」

    在泰蕾紗、艾茉莉嫂子、麗莎的說服下,卡琪婭終于答應下次光顧仙蒂小姐的店時也會同去。

    ***

    「老公,這里就是教會的本部嗎」

    「接下來,等埃莉絲投完票就沒事了」

    今天是總司教選舉的投票日。

    各地方的選票已經收集完畢,剩下的就是讓王都及周邊地區的,擁有司祭以上職位的教會人員投出不知道是否清白的一票了。

    因為很多人都是按照自己所屬的派系決定投票給誰的,這場投票真的能算民主麼……話雖這麼說,日本的選舉投票人其實也沒多少選擇就是了。

    不是自夸,我前世一次都沒參加過選舉投票。

    因為無法忍受寶貴假日浪費在這種事上。

    「鮑麥斯特伯爵,埃莉絲。今天真是適合狩獵的好日子」

    在教會本部入口處等著我們的導師,看上去對于投票沒有一丁點干勁。

    完全一副萬般無奈下不得已才過來的表情。

    「埃莉絲,在下該把票投給誰?」

    「這個嘛……」

    「明白了!那麼在下這就去把票投了,然後去狩獵!」

    導師向埃莉絲大致打听了一下投票候選人的名字後,就徑直向投票所跑去。

    「那麼,就此別過!」

    迅速的投完票後,他馬上發動『高速飛翔』飛去了王都郊外。

    見面後還沒過五分鐘呢,看來導師是真的打心底覺得選舉很麻煩。

    「埃莉絲」

    「是,我也盡早把票投完吧」

    因為導師暴風般的轉眼間就消失不見,啞然到思維一時間停止的我們,重新打起精神後為了投票進入教會本部。

    「呀,鮑麥斯特伯爵」

    「啊咧?盧克納財務卿您也有投票權嗎?」

    不知為什麼,明明不是神官的盧克納財務卿,卻出現在投票所前和我們打招呼。

    「不,老夫沒有投票權,但過去曾受過格蘭亞爾樞機卿的父親很多關照……」

    因為這個緣故,所以被拜托在最後關頭過來幫忙拉票嗎。

    話說,你明明是財務卿卻跑來參加選舉應援活動,這會出很大問題的吧……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看樣子,沒辦法從鮑麥斯特伯爵你這里拉到選票呢……」

    「我根本就沒有投票權」

    今天過來的我,完全只是埃莉絲的陪襯而已。

    「埃莉絲會給她覺得最合適的候選人投票,我真的只是陪她過來而已」

    「這樣啊。嘛,反正也沒人敢真的逼迫鮑麥斯特伯爵你給誰投票。啊啊,順便說下,我今天休息」

    「哈啊……(為什麼要故意告訴我這個?)」

    發現新的投票者後,盧克納財務卿就跑去那邊為蘭格亞爾樞機卿拉票了。

    「唷!這不是鮑麥斯特伯爵嗎」

    才剛和盧克納財務卿分開沒多久,埃德加軍務卿又出現了。

    他似乎也是來聲援某位候選人的。

    話說,你們這些現任閣僚這麼做真的沒關系嗎?

    「明明是難得的假日,卻得浪費在選舉聲援活動上」

    「您聲援的是茲爾加樞機卿嗎?」

    「那人還在王國軍時給過我很多關照啊……另外,聖堂騎士團和王國軍的關系相當緊密」

    軍隊和聖堂騎士團雖是兩個不同的組織,但聖堂騎士團中有著相當數量從王國軍退役的前軍人。

    為了得到和軍事相關的情報……也就是和新武器和裝備、戰術、軍政相關的知識,聖堂騎士團也偶爾會把干部候補送去王國軍入伍。

    從一線退下的年長老兵,被名滿天下的聖堂騎士團臨時雇用的情況也有。

    由于上述這些人才交流,埃德加軍務卿在和聖堂騎士團的交流上格外用心。

    不過,以軍務卿的身份參加選舉應援活動會造成問題,所以他才特意強調今天自己休息。

    「即便您來拜托,我也沒有投票權哦」

    至于埃莉絲,我想她也不會把自己的一票投給茲爾加樞機卿。

    「不如說,如果茲爾加樞機卿真的當選了才會造成問題」

    「總覺得,這應援讓人很提不起勁呢」

    我還以為埃德加軍務卿會用更強硬的態度拉票。

    「既然投票權在鮑麥斯特伯爵的夫人手上,她又是霍恩海姆樞機卿的孫女,老夫當然明白她不可能把票投個茲爾加樞機卿」

    就是說,如果現在強行向埃莉絲拉票,造成的問題反而更大。

    盧克納財務卿剛才會走的那麼乾脆也是同樣的理由吧。

    「反正茲爾加樞機卿肯定無法當選。雖然之後主要看他能在選舉中獲得多少選票,但茲爾加樞機卿的頭腦很好。拉到多少選票合適他心里一清二楚」

    似乎只要確保住和預想一樣的選票數,茲爾加樞機卿今後就能作為聖堂騎士團的大人物繼續保持一定程度的影響力。

    蘭格亞爾樞機卿,布什希杰樞機卿似乎也從一開始目的就是這個。

    就是說,從霍恩海姆樞機卿支持肯普菲路德樞機卿的那一刻開始,他們就知道自己不可能當選了。

    「我們也是啊,作為貴族,或者說虔誠的信徒,必須在和自己有各種因緣的樞機卿的聲援活動中露個臉。如果不參加的話,過後會有各種麻煩事」

    出人頭地了也不會忘記過去的情義,所以我會好好參加選舉應援——埃德加軍務卿他們必須時刻向周圍的人表明這點吧。

    真的很像日本商社和政黨聯手進行的選舉。

    我在前世,也曾被拜托投票給見都沒見過的大叔,參加為候選人造勢的集會,不過因為本職工作忙的要死我都謝絕了。

    盧克納財務卿和埃德加軍務卿真可憐,寶貴的假日還得受這種累。

    「產不多該走了呢」

    「是嗎。我還得再在這里停留一會」

    進入設置了投票箱的本部聖堂後,肯普菲路德樞機卿正在這里給自己投票。

    她今天也帶了大量各個年齡段的女性神官過來,正在接受她們的熱烈聲援。

    肯普菲路德樞機卿的選舉戰略,是以史上第一位女性總司教為核心看點制定的。

    前世我也見過這種光景,當著所有支持者的面進行投票,這算是典型的政治表演秀吧。

    「哎呀,埃莉絲也來投票了呢」

    「是的」

    「要投下清白、無愧于心的一票哦」

    肯普菲路德樞機卿果然是個不能大意的婆婆。

    明明早就知道埃莉絲肯定會投票給自己,卻還故意當眾強調要投下清白的一票。

    「投票結束後,要不要一起喝個茶?」

    「您不是很忙嗎?」

    「現在已經沒什麼可做的了。我的那一票也投出去了嘛」

    「那麼,就稍微叨擾了」

    其實我本打算投完票後就帶卡琪婭去仙蒂小姐的店,但看來要略微變更一下預定了。

    畢竟拒絕的話也很失禮……會這麼想的我說不定太天真了吧。

    肯普菲路德樞機卿帶我們來到一間位于本部聖堂內部的,像會議室一樣寬敞的房間。

    之前這里似乎被當做選舉事務所一樣使用,但因為要做的工作幾乎已經都結束了,桌子上現在擺放的是大量點心和茶具。

    還有……。

    「厲害啊。年輕的女孩子有這麼多。真是太美妙了」

    「艾爾,過後你會被老婆罵的哦」

    「威爾你才是……都把兩個老婆帶到這個地方來了」

    看到房間里的大量女孩們後,艾爾馬上變得色眯眯的。

    因為大家都很漂亮,我也不是不理解他的心情。

    這些女孩應該都是來為肯普菲路德樞機卿的競選造勢的年輕女性神官,不過其中很多人雖然穿著神官服卻不怎麼像神官。

    多半是平時只會不定期過來做義工的女孩吧。

    「想要見鮑麥斯特伯爵大人一面的姑娘很多呢。所以只好佔用你一點時間了喲」

    「哈啊……」

    果然,肯普菲路德樞機卿是個不能大意的婆婆。

    她是拿我當誘餌,從這些女孩的父母那里謀求投票或選舉資金援助之類的東西吧。

    因為有霍恩海姆樞機卿在背後坐鎮,這些女孩大概也沒真想趁機強行嫁給我,這次來見面,估計只是想拿到一個『我從一開始就看不上她們所以沒辦法』之類的放棄理由吧。

    「來,請坐」

    這場茶會的主角,似乎是連投票權也沒有的我。

    我被安排坐在正中央的位置,周圍被穿著神官服的年輕女孩團團包圍。

    這氣氛怎麼說呢,感覺就好像在夜店里叫了一大群小姐姐來陪酒一樣。

    教會夜店……這再怎麼說都不太好吧?

    「鮑麥斯特伯爵大人,我叫瑪格麗塔?戴斯拉。老家是經營食材類商品的戴斯拉商會」

    「我是布琳達?馮?羅休。是羅休騎士爵家的女兒」

    雖然每個女孩都做了自我介紹,但人數實在太多我基本都沒記住。

    這些女孩都來自追隨肯普菲路德樞機卿為她提供支援的家族,因此很多人是下級貴族或某某商會的女兒。

    「埃爾文先生,听說您即便在整個鮑麥斯特伯爵家也是數一數二的重臣?」

    「哎呀,也沒那麼厲害啦……」

    看來,艾爾也是她們的目標。

    在年輕女孩的包圍下,艾爾已經是一副完全淪陷了的樣子,如果過後被遙知道,八成會被刀砍。

    「想再來一杯茶的話請盡管說」

    「鮑麥斯特伯爵大人,這個蛋糕是我老家的大人氣商品喲」

    雖然沒有艾爾那麼嚴重,但在年輕女孩的包圍下被伺候著喝了好幾杯茶後,連我的心情也變得飄飄然起來。

    這明顯是肯普菲路德樞機卿的陷阱,但老實說,要抗拒這種誘惑真的很難。

    說到底,我只是和漂亮的女孩子們一起喝喝茶聊聊天而已,並不能算出軌……應該吧?

    「鮑麥斯特伯爵大人,這個水果餡餅很好吃喲。我來喂您吧」

    「不,這再怎麼說也……」

    「您不必客氣的,來」

    「那就……」

    就在我被周圍的氣氛吞沒覺得稍微放縱一下也沒什麼關系的時候,突然感受到了兩股帶著殺氣的視線。

    慌忙轉頭向視線傳來的方向望去,結果看見端著茶杯的埃莉絲和卡琪婭正笑呵呵的看著我。

    兩人雖然滿臉笑意,我卻從那個笑容中感到了無比的恐怖。

    「那個……我也不是小孩子了還是算了吧……這個水果餡餅真美味……野莓恰到好處的酸味就是關鍵吧」

    「埃爾文大人,下次您有時間時請來我老家玩哦」

    「我平時都忙著做護衛,有機會才能造訪」

    「到時請務必光臨」

    我因為有埃莉絲和卡琪婭在總算守住了底線,但艾爾在大量漂亮的女孩子包圍下就失去了理性。

    他和好幾個女孩交換了聯絡方式。

    完全中了肯普菲路德樞機卿的計……。

    那麼,回家後遙听說了這些事後會有什麼反應,就到時再看好戲吧……帶著這樣的想法,我集中精神享受起茶和點心。

    ***

    「那個婆婆還真是有夠露骨。不過老公你當時也太色眯眯了」

    「真失禮。我當時一直很冷靜的哦」

    「有嗎?雖然臉上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但老公你看上去相當享受的樣子」

    因為剛才的一幕類似前世去夜店接受款待,所以我沒法否定自己覺得很享受,但至少也還沒失守到艾爾的程度。

    「拿出『這是回報支持者的策略,所以想讓親愛的你見她們一面』這個名目的話,確實就無法拒絕了。畢竟爺爺大人他,之前約好了會支援肯普菲路德樞機卿」

    肯普菲路德樞機卿的陷阱……快樂的茶會,進行了大約兩個小時後終于結束了。

    我沒有輸給誘惑。

    沒像艾爾那樣和女孩子交換聯絡方式。

    「我是把自己當成保護威爾的盾,故意裝成一副色眯眯的樣子和那些人交換聯絡方式,把對方的期待都引到自己身手。也就是說,這些都是我的計策」

    「听上去有夠假的!」

    艾爾的辯解立刻遭到了卡琪婭的否定。

    我也覺得艾爾剛才只是在遵從本能享受而已。

    「那麼,那張記載了很多聯絡方式的紙片之後就對埃爾文先生沒什麼用了吧?」

    「這個……我要先和羅德里希先生商量一下。你們看,上面有很多商會的女兒嘛,說不定某人能帶來對鮑麥斯特伯爵家有利的生意……」

    面對埃莉絲冷冰冰的質問,艾爾開始辯解那張記著女孩們聯絡方式的紙片另有他用。

    因為迄今為止經歷過不少事,他找藉口的手法也變高明了。

    「明白了。那我就這麼向遙小姐報告吧」

    「什!」

    然而,到最後果然還是埃莉絲棋高一著。

    「那些聯絡方式,請好好交給羅德里希先生處理」

    「嗚嗚……」

    就在艾爾因為埃莉絲的話變得垂頭喪氣的時候,我們抵達了仙蒂小姐的店。

    「老公,俺還是去其他店吧……」

    「誒?為什麼?」

    「卡琪婭小姐,仙蒂小姐的店有很多非常不錯的衣服哦」

    卡琪婭不知為何一臉不想進去表情,讓我和埃莉絲都感到很不可思議,但這個謎馬上就解開了。

    「啊咧,這不是卡琪婭醬麼」

    「果然還記得嗎———!」

    「那是當然的。卡琪婭醬的相貌資質很好嘛」

    「你們認識?」

    「沒錯哦」

    按仙蒂小姐的說法,兩人第一次相遇是卡琪婭剛開始做冒險者的時候。

    「卡琪婭醬明明長的很可愛,卻對洋裝完全沒有興趣呢。我忠告過她好多次哦」

    「冒險者方面的忠告俺都接受了啊,但衣服什麼的怎樣都好吧。俺又沒穿什麼奇裝異服」

    啊啊,卡琪婭真的和我很相似。

    作為冒險者會好好整理裝備,但私人時間穿的衣服就覺得只要別不堪入目就好。

    卡琪婭難得長的很可愛打扮上卻十分隨便,結果受到了仙蒂小姐的告誡。

    還以為著名的冒險者特意給自己這個新人的忠告是什麼,結果對方卻是說你應該穿些更可愛的衣服……卡琪婭說不定當場陷入了混亂吧。

    「就是因為有很多這樣的女孩子,我才會開洋裝店」

    「你啊,作為冒險者身手完全沒有衰退吧!繼續去做冒險者啊!都已經造成業內的大損失了哦!」

    卡琪婭宣城,仙蒂小姐的隱退對冒險者業內是一大損失。

    看來仙蒂小姐果然曾是超厲害的冒險者。

    「誒———,現在的工作比較適合我啦。冒險者什麼的,會顯得我很野才不想再做呢」

    看幾天前對付小混混的手法就一目了然了。

    仙蒂小姐是曾經身手高明到會有別名,而且那個別名還是『血染』程度的冒險者。

    他如外觀一樣屬于力量型的前衛戰士,但速度也不差,對于魔物這樣的敵人簡直是災難吧。

    雖有血染這個外號但身體上卻幾乎看不到傷痕,就是說他染得都是魔物噴出來的血。

    「……」

    「怎麼了?艾爾。突然變得這麼安靜」

    「(這個大叔是怎麼回事?)」

    你的心情我懂。初次遇到仙蒂小姐這樣的人,是會不知道該怎麼和他相處。

    「啊啦,這孩子很健壯是我喜歡的類型呢。感覺等他年紀大了,會變得和布蘭塔克醬一樣」

    「我?」

    艾爾,瑕疵物世事件的老太太幽靈那次也是,你真的總被奇怪的人物看上。

    「我也會做男性用的洋裝。來稍微試穿一下吧」

    「不是……我今天,是當家大人的護衛……」

    「哎呀,這種內向的性格也是我的菜呢」

    「所以說,我……」

    「來試穿了哦」

    「我要工作———!」

    艾爾眼看著就要被仙蒂小姐強行拉進店後台,然而他無論是力量還是作為冒險者的實力都完全不敵對方。

    因此即便抵抗也毫無意義,最後還是被仙蒂小姐拖走了。

    「艾爾的抵抗居然像小孩子的胡鬧一樣被輕易壓制了……」

    這世上,真的到處都隱藏著高人。

    「我來幫你脫」

    「我自己能脫啦!」

    「內向的樣子真可愛。哎呀,有好好鍛煉身體呢,這點也很棒」

    「「「……」」」

    被拉進店後台的艾爾似乎被折騰的很慘,但無論是我還是埃莉絲還是卡琪婭都沒有救他出來的想法。

    因為我們都清楚如果真那麼做,仙蒂小姐肯定會站出來阻止。

    「威爾,我恨你……」

    「這不是挺合適的嗎」

    明明之前還身處享受夜店之樂的天國,現在卻掉入了被仙蒂小姐看上的地獄……。

    看來這世上的事,都會遵循此消彼長的平衡法則。

    「不過,真的很合適呢」

    「埃爾文,你看起來成熟了不少誒」

    雖然外表很那個,但仙蒂小姐的時尚品味真的很厲害。

    艾爾現在穿的衣服雖然乍看上去很樸素,但實際卻是用高級素材縫制而成,醞釀出了一股成熟大人的氛圍。

    「埃爾文是鮑麥斯特伯爵大人的家臣,如果不至少有這種程度的品味的話,可是會被王都其他貴族的家臣嘲笑哦」

    「無言以對……」

    鮑麥斯特伯爵家的勢力今後會越來越大。

    所以身為重臣的艾爾如果穿著太沒品,會導致我的評價也跟著跌落嗎。

    仙蒂小姐雖然外表怪異,人卻很溫柔。

    「穿上這樣的服裝後,埃爾文醬多年鍛煉出來的身體輪廓就能凸顯出來,真是太棒了呢———!」

    不過其中似乎也摻雜了私欲的樣子,明明如果不把這些話說出來外人就能坦率的尊重他了……。

    「不過……」

    「啊咧?」

    仙蒂小姐突然用手指輕輕戳了一下艾爾的左胸。

    僅僅是被這麼點了一下,艾爾的肢體平衡就崩潰了。

    「我雖然很喜歡男孩子的肌肉,但埃爾文醬你左右手的平衡太糟糕了喲」

    「這怎麼可能……」

    既然連那位布蘭塔克先生都對仙蒂小姐另眼相看,那他當然很強。

    現在的艾爾如果和他對戰,大概會像小孩子一樣被輕易打發掉。

    「拿劍的右手強過頭了呢……那麼一旦重點鍛煉的右手出什麼問題的話就完了,所以要再多提升一些鍛煉左手的次數。雖說劍士都是拿劍的手更強,但左右手之間的差距還是越小越好」

    仙蒂小姐以冒險者前輩的身份,對艾爾的鍛煉方法給出了建議。

    艾爾也安靜的听著這些尖銳的指摘。

    「那樣鍛煉的話,埃爾文醬說不定會變得更迷人哦」

    「那個……我是已婚者……」

    「啊啦,真可惜。真實的愛到底在哪里呢?」

    仙蒂小姐的問題太哲學,我們誰也回答不了他。

    「也有適合卡琪婭醬的衣服哦」

    「還以為有了埃爾文你就會把俺忘了———!」

    「怎麼可能。今天的主角可是卡琪婭醬你」

    「你嘴上這麼說,可還不是在埃爾文身上花了很多時間嗎!」

    「埃爾文醬是我喜歡的類型嘛」

    雖然捎帶著調戲了一下艾爾,但仙蒂小姐並未忘記為卡琪婭選衣服這個本來目的。

    「我這里也有感覺很適合卡琪婭醬的衣服哦」

    「適合俺的衣服?」

    「對,我認為非常合適。已經放在試衣間了」

    「那麼,我來幫忙」

    在埃莉絲的協助下,卡琪婭走進試衣間試穿新衣。

    「埃莉絲,俺真的要穿這個?」

    「哎呀,非常適合卡琪婭小姐你」

    「總覺得活動起來好吃力……」

    略等了一些時間後,換完衣服的卡琪婭帶著一臉羞恥的表情出現了。

    「仙蒂小姐,這是?」

    「我想出來的款式。很美妙吧?」

    仙蒂小姐為卡琪婭準備的衣服是哥特洛麗塔風格,也就是所謂的COS蘿莉服。

    雖然黑色的基調容易讓人產生和卡琪婭發色重復的想法,但因為是那種帶光澤的黑所以其實很合適。

    前世我見過很多次這種衣服,但這一件不僅使用的素材更高級,細微的刺繡和裝飾這些地方也完全沒有敷衍。

    「老公,你覺得這衣服如何?」

    「非常適合不是嗎。雖然一般人都避諱黑色的衣服,但卡琪婭你適合穿黑的」

    「我也覺得非常適合卡琪婭小姐。通常除了葬禮外我都不會穿黑色的衣服,但這個的話就可以呢」

    埃莉絲也對卡琪婭穿COS蘿莉服的樣子贊不絕口。

    話說回來,居然能自己構思出COS蘿莉服……。

    說不定,仙蒂小姐和我一樣其實是從其他世界……應該沒有那種事吧。

    「埃爾文,你也說點什麼啊」

    「哦哦!這衣服好棒!我也為遙小姐買一套帶回去吧」

    艾爾,你讓自己老婆穿這種衣服是想怎樣?

    話說,比起衣服你給我多夸夸卡琪婭。

    「抱歉哦,埃爾文醬。這種衣服目前只有一件」

    因為縫制要花很多時間吧。

    說到這里,我才想起這家店里賣的衣服幾乎都是仙蒂小姐自己親手縫制的。

    「我計劃如果這種衣服的評價很好的話,就去向熟識的服裝工房大量定制。販賣目標就鎖定貴族的千金小姐或夫人們吧。顏色也預定再另外開發幾種哦」

    「價格方面,感覺是瞄準上級下位這個階段,是為了確保利益嗎?」

    「啊啦,鮑麥斯特伯爵大人對做生意的知識知道的很詳細呢。畢竟,販賣對象定位為貴族階層的商品更容易賺取利潤嘛。雖然也有流行後再略微降低品質,以家境只有小康水平的小姐們為販賣目標的計劃就是啦」

    這個大叔,看來相當擅長做生意。

    「話說,有這件就可以了吧?」

    「怎麼可能。反正卡琪婭醬平常肯定很少來洋裝店,這次機會難得要讓你試穿很多衣服哦」

    「卡琪婭,只是一天而已,你就先忍耐吧」

    「老公,你其實和俺是同類型的人吧?」

    「要穿的衣服有他人負責準備最棒了!」

    「果然和俺是同類型嘛———!」

    我前世也幾乎不怎麼會特意去買衣服,所以很明白卡琪婭的心情。

    即便是約會,如果去時裝店之類的地方就很快會感到身心疲憊。可能就是因為這個才被女友甩了。

    來到這個世界後,小時沒有幾件衣服,現在有埃莉絲她們和多米尼克一起幫我準備每天穿的衣服,真是輕松了很多。

    「今天好好努力一下的話,說不定接下來兩三年之內都不用再買衣服了喲」

    「真要能那樣就太棒了,老公」

    「你們啊,也稍微對洋裝多點興趣吧……」

    這天,包括COS蘿莉服在內卡琪婭購買了相當數量的衣服。

    看到她買回去的衣服後,伊娜她們也成了仙蒂小姐洋裝店的常客,這家店的客人就這變得越來越多。

    後來。

    「仙蒂小姐,我來訂購COS蘿莉服了」

    「埃爾文醬的太太是個什麼樣的人,真叫人期待呢」

    艾爾說到做到,真的向仙蒂小姐訂購了給遙穿的COS蘿莉服。

    這種衣服也在女性之間流行開來。

    「威爾大人,選舉呢?」

    「那種假賽,根本用不著問結果」

    「都讓人搞不懂投票的意義何在了」

    「維爾瑪,我也搞不懂」

    肯普菲路德樞機卿不出意料的在總司教選舉中勝出後,教會便沉寂了下來。

    霍恩海姆書樞機卿從此被人說成是雖然沒有成為總司教,卻在背地里支配整個教會的人物。不過也因為這個評價,和他聯姻的鮑麥斯特伯爵家不再受到多余的外部干涉。老實說,我覺得這樣的結果只能用諷刺來形容。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八男?別鬧了!”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dycmm.cn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