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中国联通张涌:5G将催生更多BAT 共建共享开启理性竞争|5G大讲堂

    爆睡一個半小時後,淺睡眠階段的的場隱隱約約感覺到提拉娜和克洛伊好像在隔壁房間里吵鬧。

    甭管,接著睡。

    再睡了一個半小時,又傳來提拉娜和克洛伊的騷動聲。

    甭管,接著睡。

    到了凌晨,的場再次進入淺睡眠階段,提拉娜和克洛伊還在客廳里啪嗒啪嗒地打鬧。雖然有點想上廁所,但暫時還能忍住。接著睡。

    的場做了一個夢。

    一個很奇怪的夢,不知為何,自己被選為了日本足球隊的代表,中學時期關系不好的體育老師也站了出來,說著‘我果然沒有看錯你。的場啊,以世界為目標前進吧!’之類的話。而那個老師也不知道什麼原因變成日本國家隊的主教練了,還突然提名了自己。

    回想起來,自己只在學校的體育課上踢過足球,最喜歡的反而是棒球。在與當地美軍基地的軍人小伙比賽的時候打出了一個不死三振,至今都引以為豪。為什麼我會去踢足球?真搞不懂。

    話雖如此,但既然被選為了日本的代表,就必須稍微練習一下。足球真的很貴啊,對練習場地的要求也高……。

    話說我又是為什麼要當刑警呢?嗯,足球賽手也不壞啦,要是能改行的話也是會心甘情願的。但是提拉娜出現在了對面的強隊里,而且還是門將。太糟糕了!原來塞瑪尼世界也有足球隊啊?

    夢到這里,的場醒了過來。

    迷迷糊糊中感覺到床上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蠕動。從膝蓋到大腿,再從下腹部到胸部。

    哦,又是克洛伊啊。

    自從對貓過敏的癥狀治好了以後,那家伙就經常來串門,還鑽進自己的被窩里。倒也沒多大關系,但是又時刻擔心自己翻個身就會壓垮它,十分不自在。卻又不忍心把它扔下床……。

    “……嗯,喂,克洛伊……”

    的場用慵懶的語氣說著。

    “……都快要入春了,這天也不冷,別太黏人了。快出去,到外面去。”

    想把鑽進被窩里的家伙給推開,但那只貓並不是黑色的,也不是能抱得動的大小和重量,那根本就不是只貓。

    在朦朧之中映入眼簾的是白雪般的皮膚和麥浪般的金發。

    這不是貓而是人。

    更確切地說,鑽上床的這個人是提拉娜!?

    “喂喂喂……!”

    的場嗖的一下坐了起來,縮到了床的一角。

    而提拉娜則是一副慵懶的神情躺在那里。穿著天真無邪的吊帶衫一個勁地前挪——似乎對此毫不在意。她對著的場,用嫵媚的聲音叫著。

    “嗚~啊……”

    “啊?你睡懵圈了嗎?你的臥室在樓下啊!”

    “喵嗚……”

    提拉娜柔弱地哼叫著。濕潤的眼楮,半開的嘴唇。這是一種非常煽情的姿勢。即使是把提拉娜排除在這種對象之外的的場,也不得不抱著難以言喻的戒心。

    提拉娜爬著逐漸逼近。

    “喂,提拉娜?”

    “吶~嗷,桂~”

    “別這樣!”

    “桂~、桂~ ?”

    她以快要接吻的氣勢靠了過來。

    “喂,這可不是開玩笑啊。而且這玩笑也根本就不好笑啊……喂,住手啊。”

    “納~嗷,桂~”

    滿臉春光的提拉娜抱住的場將他按倒,將臉埋在他的身體上,對著他的臉、脖子和胸部一頓亂舔。

    “等等……!住手……!你瘋了嗎? !提拉……!?”

    的場並不是一個性無能的男人。如果對方只是個普通女人的話,他也有可能順著這個誘惑乘機而上吧。但對方可是提拉娜,是那個提拉娜?埃克塞迪利卡。她是不可能做出這種舉動的。她現在的表現反而讓人有一種令人毛骨悚然又難以名狀的感覺。這是……沒錯,這簡直是恐怖啊。

    “咿……!”

    “喵嗚~ ~ !”

    就在這時,一只黑貓闖進了兩人的“世界”。是克洛伊。

    它的反應也是異常的激烈。這邊抓著提拉娜,那邊又抓著的場,發了瘋一般地想分開這兩人。

    “吶嗷……!?”

    手臂被抓的提拉娜馬上嚇得從床上跳了下來。克洛伊全身的毛都豎了起來,像是在恐嚇提拉娜一樣呻吟著。而提拉娜則是以一副不倫不類的姿態蹲在臥室的一角,悲鳴般地叫著“吶嗷……”

    “……你又是怎麼回事啊?”

    克洛伊瞪著抱著枕頭不知所措的的場。

    “喂,克,克洛伊?”

    “喵!”

    “哦?”

    不知為何,感覺克洛伊好像在指責自己。它是在護著提拉娜嗎……又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盡遇到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克洛伊忽然起身,兩腿站立。然後用右前爪拍打了自己的胸部好幾次。

    “……?”

    “喵!”

    接著,它又用前爪指了指牆角邊上無精打采的提拉娜。

    對于一只普通的貓來說,這是一種非常知性的動作,但僅憑這個動作的場完全無法理解它的意思。它皺著眉頭,不斷重復著同樣的動作。

    “喵!喵!”

    “怎麼連你也不正常了,克洛伊?我完全摸不著頭腦啊……等等?”

    的場下了床,看了看房間里的鬧鐘,已經八點多了。糟糕,睡過頭了。得趕緊去上班……。

    “啊,糟了,再這樣下去就遲到了。喂,快點啊!”

    的場暫時顧不上看起來變得奇怪的提拉娜和克洛伊了,慌慌張張地換好衣服。

    以最快速度洗臉,整理儀表。連早飯和咖啡都吃不上了。

    克洛伊追著在房間里忙東忙西的的場,胡亂地叫著,可是對方根本沒空搭理它。沒有時間挑選領帶了,他披著上衣回到臥室,只見提拉娜仍穿著吊帶衫無精打采地蹲在房間的一角。

    發什麼呆啊?明明都快要遲到了。白痴啊,你!?

    “喂,提拉娜,你在搞什麼名堂呢?”

    的場沖她怒吼的時候,她像是被嚇壞了似的肩膀瑟瑟發抖。換做平常的提拉娜根本不可能有這樣溫和軟弱的舉止。

    “誒……?你……這是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

    “你不說話我怎麼知道,到底怎麼了?”

    “……吶嗷?”

    在的場和提拉娜說話的過程中,克洛伊不停地在底下激烈地叫著。大概是肚子餓了吧,先別管。

    “我真是服了,這……哎呀……”

    的場看了看手表。已經不能再磨蹭了。

    “喂,提拉娜。不管你剛才是因為睡懵圈了也好,發高燒了也罷,我就當什麼也沒發生過。你大概是不舒服吧,得了某種外星人特有的怪病。所以就別勉強了,今天你就好好休息吧。我會幫你向主任請假的。”

    “吶~嗷……”

    “不要用那種可憐兮兮的眼神看我,總之你先去好好睡一覺行嗎?”

    腳下的克洛伊用更加強烈的聲音吵鬧著。的場跑去廚房給它補充貓糧和水,但它還是鬧個不停。唉,究竟是怎麼了?

    戴上槍套,裝好愛槍,把客廳里的扣押品一股腦地放進木箱里。睡前叮囑她的分類好像並沒有圓滿完成。但都已經這個時候了就管不上了。把木箱搬進車里,出發──。

    “啊,糟了。”

    今天是星期四。是清理不可燃垃圾的日子。

    的場趕緊把各個房間垃圾桶里的東西裝進垃圾袋,緊緊綁好後扔去外面的垃圾堆。也沒有關注里面裝的是什麼。總之盡快。

    “喵──────!”

    克洛伊又吵了起來。真煩人,它是到了發情的季節了嗎?那種事情今晚回來再處理,總之現在要盡快去上班。

    “克洛伊,照顧好提拉娜。乖孩子!”

    的場插上鑰匙發動汽車。大眾汽車一出庫,自動百葉簾就迅速關閉了。

    “喵───! 喵嗚!喵──────! !”

    克洛伊在百葉簾前來回踱步,發出幾近絕望的叫聲,但的場還是不管不顧地把車開向了中心街的市警總部。

    這下糟了,桂開車走了。

    提拉娜默默看著即將關閉的百葉簾,不知所措。

    不,準確來說心是提拉娜,身體卻是克洛伊。克洛伊身體里的提拉娜在百葉簾面前不知所措的樣子──。

    “喵嗚……”

    雖然想罵“桂是笨蛋”,但可惜的是喉嚨只能發出貓的叫聲。

    那個扣押品──走私犯攜帶的那堆破爛當中的弩槍,正是塞瑪尼世界的魔法道具。“莫斯?內爾?巴爾巴”的術能將施法者和對象的靈魂互換。

    那弩槍就是靈魂的承載體。奇怪的是,昨天閑聊的時候踫巧對桂提起過那個秘術。

    但那明明是失傳已久的術。

    提拉娜也僅僅是听說過,但從來沒有遇到過能夠使用此法術的魔術師。雖說如此,承載這種術的道具是有可能存在的。

    如果把那把弩槍賣出去,即使是塞瑪尼世界的貴族也能快活好幾年。的確個是價值不菲的東西。

    太大意了。要是早點注意到的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交換了心靈和身體──。

    不難看出,原本屬于自己的身體現在被克洛伊佔據著,提拉娜的身體里裝著克洛伊的心靈。想不到“莫斯?內爾?巴爾巴”對貓也有效果。今天早上那副模樣──對毫無防備的桂動手動腳,作為淑女來說是荒謬絕倫的行為,但對克洛伊這麼一只貓來說再正常不過了。

    (話雖如此,但是……!)

    那不成衣的打扮,爬上他的身子,貼著臉……還到處舔……!

    (嗯……。嗚嗚嗚……!)

    提拉娜像貓一樣在空無一人的車庫里滾來滾去。

    不想活了。

    想用自己的長劍自刎,告別這個世界。

    然而,僅憑克洛伊的爪子是無法自盡的。而且那樣的話克洛伊也很可憐。

    可是。有死之榮,無生之恥。

    而且以旁人的視角看著自己(的身體)做出那種事情根本受不了啊。

    用陶醉,下賤,對男人獻媚的表情。而且對方還是桂!那個討厭的男人!更何況還用舌頭去舔……!那樣的自己,怎麼也接受不了啊。自己最討厭的樣子,被活生生地展示出來了。

    提拉娜蹲在車庫里顫顫巍巍地大哭了十分鐘左右。一只黑貓蹲在地上大哭的樣子倒也奇怪,但不管怎樣,現在的她就是這個模樣。

    不幸的是,再怎麼哭也是哭不死人的,提拉娜總算恢復了冷靜。

    我要冷靜點。是的,我必須得冷靜。

    只要能想辦法回到原來的身體里,應該就有向桂解釋清楚的機會。那時的我,不,不是我。是克洛伊干的,與我無關。就是這麼回事,明白了嗎!?就算……用劍抵著他的脖子也要給他解釋清楚。

    是的,不能一死了之,只有活著才能回到原來的身體里,恢復名譽。

    為此,首先必須仔細調查那個萬惡之源——神秘的弩槍。

    (不,等等……)

    那把弩……

    記得昨晚自己和克洛伊交換身體後,慌亂之中把桌子上的弩槍弄掉了下來。剛才桂只收走了桌上的物品,也就是說,現在那把弩應該是被落在客廳里了──。

    那張桌子的旁邊有一個垃圾簍。在提拉娜的印象里,弩槍正好掉在垃圾簍里面。

    (等等,等等,我來了……!)

    拼命地跑上了樓梯,沖進客廳。身體撞倒了放在桌子旁邊的垃圾簍。

    里面是空的。

    桂把里面的東西裝進了垃圾袋,當成廢品給扔出去了。

    【凱尼謝瓦……!】

    在腦海中罵了一句法爾巴尼語中的“糟糕透了”,提拉娜以貓身體在室內徘徊。沒有。沒有。哪里都找不到那把弩。

    雖然難以接受,但那把弩現在應該就在垃圾場。

    如果桂把它和其他扣押品一起帶去警局了倒還有救,而現在的情況更糟糕了。

    提拉娜在家里轉來轉去,到處尋找能通往外面的出口。但不論窗戶還是門,以小黑貓的力氣都是打不開的。車庫的百葉簾開關也在牆上,根本夠不著。

    連門都出不了。

    進入提拉娜身體里的克洛伊正在打盹,完全不顧焦躁的提拉娜。如果可以的話倒是希望它就那樣一直睡下去。對于現在提拉娜來說,人類的身體簡直是個龐然大物。如果現在的它跳上桌子又吵又鬧那就麻煩了,昨晚是拼了命才把它安撫下來的。

    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在貓的身體什麼事都做不到。果然,除了尋求別人的協助之外別無他法。打電話怎麼樣?不,不行。現在的自己只能用克洛伊的喉嚨發出“喵喵喵”的聲音。那麼──。

    (對了,可以發郵件……!)

    靠貓的小前爪也是能打字的吧,以此求助的話……。

    “嗯,吶……”

    提拉娜這樣想著的時候,克洛伊從桂的臥室走了出來。準確來說,是克洛伊帶著提拉娜的身體走了出來。

    穿著松垮垮的吊帶衫,四肢爬行,不樂意地挺直背脊。就這樣她慢吞吞地爬過客廳,開始吧嗒吧嗒地舔著地板上盤子里的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多麼卑賤,多麼淒慘。簡直就是個禽獸啊!

    不,那不是真的。拜托了,克洛伊,不要用我的身體做那種事,看不下去啊!而且,而且,那個姿勢──那抖動背部的方式是──。

    (不好……!)

    在提拉娜身體里的克洛伊不慌不忙地走向浴室里的專用廁所。提拉娜瞬間血色盡失。立馬(用黑貓的身體)追了上去,撲到自己身體的臀部上面。

    “喵?喵───!”

    (不要啊,克洛伊!至少……至少先把內褲脫掉啊!)

    “喵~ ~ !”

    被惹惱的克洛伊揮動手臂把提拉娜給甩了出去,砸在了浴室門框上。愉悅的重要時間被打擾了。克羅伊會生氣也是理所當然的。

    “唔……。喵……”

    (住手……不要……啊……!停下來……啊啊啊啊……)

    自己的身體實在不忍直視,變成貓的提拉娜蹲在那里,發出悲慘的叫聲。

    “的場!巡查部長桂?的場!過來!到這來!”

    的場剛一來到市警本部上班,特別風紀班的主任比爾?季默警官就把他叫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的場一進門,季默就粗暴地關上了門──只听風紀班辦公室傳來一聲悶響──踢飛了辦公桌之後,季默開始提起昨天的墜機事件。

    “昨天到底是怎麼搞的? !明明只是去收拾一群小毛賊,怎麼變成墜毀事件了! ?如果只是愚蠢的飛車追逐也就算了──不,(上次的)飛車追逐也夠荒謬的了,但怎麼也不可能變成墜機事件啊!下次還想整出什麼花樣! ?市內核爆炸嗎? ! ?”

    “我已經解釋過了,是哪些郡警無視警告自己追出去的,這不是我的錯。”

    “少? 你覺得埃拉會認同這樣的解釋嗎? !”

    埃拉是個通情達理的大叔。因為已經習慣了,所以一直在勸解和安慰,就當事情已經過去了。即便如此,季默還是沒有停止嘮叨。

    “格蘭維撒的郡警也打電話過來絮絮叨叨了一堆。說半夜12點的時候你們無視了郡警方的程序,擅自承攬了扣押品的主導權。”

    “那邊的署長只是想在當地記者面前作秀罷了。因為自己的新人一時沖動而惹上了麻煩,如果我們能低聲下氣的給他點面子,他就不會再抱怨了。”

    “難以置信!那個署長居然是那樣一個絮絮叨叨又糾纏不休的家伙──同樣的事情要復讀好幾遍。听他發了一個多小時的牢騷! ?昨晚是我久違的和妻子一起享受葡萄酒的日子──最後弄得我妻子興致全無了!我從前幾天就在堅持吃牡蠣料理,喝含鋅的營養品!你打算怎麼補償我的家庭生活! ? 啊! ?身為單身貴族的你是無法理解這種辛苦的!?”

    (牡蠣是含鋅量高的食品,補鋅可以提高男性○功能,文中含義只可意會。)

    臉被氣紅的季默拍打著桌子。

    “啊……”

    雖然為他的事情感到很抱歉,但的場在意的是一件不太對勁的事情。問道。

    “主任。只有郡警嗎?”

    “怎麼?”

    “CBP(海關國境警備局)那邊……沒抱怨什麼嗎?”

    季默听後,皺起了眉頭。

    “什麼意思?難道你還捅了CBP的婁子嗎?”

    “沒有,沒什麼,只是想確認了一下。”

    “今天早上我已經和CBP的赫爾曼德斯談過了,只是核對了一下扣押物品的處理,並沒有強調什麼其他的。”

    “嗯……”

    從昨天赫爾曼德斯搜查官的那副口氣來看,這未免有些奇怪。雖說不是正式的抗議,但總有一些拐彎抹角的指責和挖苦。雖說如此,但有時候當時氣得上火,事後冷靜下來也是常有的事情。的場猶豫著是否應該在這里報告一下昨天和他的談話。

    “怎麼了?喂。你果然和CBP鬧了矛盾吧?給我實話實說,的場。如果真是那樣的話──”

    “啊,不!真的什麼都沒發生!和其他部門的談判都進行得非常順利。那麼……!”

    的場轉過身去,走出了季默的辦公室。

    和同事們的寒暄了幾句之後,的場把昨天的扣押品搬進了辦公室。雖然量不是很大,但還是得從停車場往返兩次。

    “這個餐具挺不錯的啊。”

    同事嘉米-奧斯汀說道。她就像來到廢品市場的游客一樣,客氣地仔細品味著扣押品。

    “特別是這個酒杯,用它來喝酒能再醉上幾分呢,這個瓶子也挺好看的。”

    “是嗎?我還以為你不會喝日本酒呢。”

    的場一邊用掌上電腦寫著報告書,一邊吐槽。

    “也不是啦。我也算……算是個美食家。這麼說來,這些塞瑪尼特產都是扣押品嗎?”

    “是啊。因為時不時會有附魔道具混在里面,所以處理起來很麻煩。──提拉娜那家伙好像不太舒服,沒法更詳細地分類。”

    “提拉娜?說起來,她今天好像請假了。怎麼回事?”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身體不舒服……嗯,應該還有別的原因吧。”

    嘉米聳了聳肩,臉頰貼在他的脖子上。

    “你要好好照顧她,明白嗎?你肯定是對她太冷淡了吧?”

    “啊?為什麼是我……”

    的場把寫完的郵件打好包發了過去。接受了郡警對報告書的回復。接著又對CBP的赫爾曼德斯說明了狀況,以及其他的雜七雜八的注意事項。

    同時郡警方也發來了新的郵件。

    昨日棄機而逃的走私犯至今下落不明。既沒有落入搜查網,也沒有在附近的走訪調查中獲得任何成果。

    “啊,有這樣的事?”

    的場震驚地說道。

    照道理來說,那樣淤沼遍地的村落當中,用配置了紅外線傳感器的直升機巡邏搜查應該很快就能找到的。如此說來,那些未曾謀面的犯人們是怎麼逃脫的呢?難不成已經變成沼澤的一部分了?

    “你好像很消沉啊。”

    嘉米說。

    “嗯……是啊。如果就這樣讓走私犯們逃出天生了,就根本沒有起訴對象了。那我們豈不是白泡了一身的泥水?”

    “我剛才已經听托尼說過了,我也知道你是很可靠的哦。”

    “嗯,啊……”

    即使不說那樣的話,自己也會好好干的。

    “我說這種話很奇怪嗎?”

    “嗯,不,那倒沒有……”

    “加油哦。”

    用溫柔的語氣說完後,嘉米就離開了。

    (呼……)

    感覺怪怪的。雖然很欣慰能被她如此溫柔的對待,但是總覺得,嘉米不是一個能輕率相處的對象。要說到底喜不喜歡,毫無疑問嘉米是個討人喜歡的孩子。雖然她的搭檔凱米總是很刻薄,但卻嘉米總是很溫柔。

    如果對提拉娜和凱米冷淡點也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妥,但如果對嘉米冷淡,就感覺會有可怕的陷阱在等著自己。嗯,從女人的可怕之處來看,嘉米絕對是第一位。

    的場看了一眼出勤表。

    (托尼還沒來上班……)

    想和那家伙一起吃頓午飯。雖然不打算向他發牢騷,但不知為何,同托尼閑聊的時候總有一種安心感。雖說如此,現在也沒別的主意了。給格蘭維撒的郡察打了通電話,因為用郵件是沒法取得進展的。

    負責的巡查部長對的場說明了搜索工作的進展情況。至今沒有發現走私犯的任何痕跡。活不見人,死不見尸。

    “我能听听你的個人看法嗎?逃亡中的走私販——大概兩人吧,逃脫的幾率有多大?”

    “……也好,畢竟我在這片濕地已經工作了將近10年了。”

    那位警官在電話那頭說道。

    “想要徒步逃出那片沼澤地是不可能的。不過,如果有人幫忙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除此之外最可能的情況就是︰力竭而亡,沉進沼澤里。”

    但願不是那樣。

    的場道謝後掛了電話,順便撥打了提拉娜的號碼。今天早上急匆匆地就跑來上班了,很擔心她那邊的情況。

    提拉娜並沒有接電話,通話變成了留言模式。她可能是在睡覺吧。

    “哎呀……”

    差不多該把這些破爛玩意運到扣押品倉庫去了。做好了幾份文件後,的場就請空閑的同事一起幫忙。

    當然,提拉娜根本沒空接桂打來的電話。就算接了,也只能“喵喵”的叫。

    為了照顧寄居在自己身體的克洛伊,浴室、客廳、廚房都變得一團糟。簡直就像是奧比撒的食人鬼在這里開過宴會一樣。

    首先,為了脫下自己弄髒的衣服就是一場生死搏斗。緊緊抱住自己的屁股,拉著內褲被甩飛。有一次一不小心掉進洗衣機里,差點沒命。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內衣脫下來,用濕巾──不,具體過程就不談了,也不想再回想起來了。

    這些事情忙活完之後,克洛伊又因為肚子餓而鬧別扭了。

    為了尋找貓糧,克洛伊在廚房里轉來轉去。只穿著吊帶衫,下半身赤裸著,四肢著地爬著亂竄。這對她來說簡直是場噩夢。

    而且雖然是貓的行為,但畢竟是在人的身體里。力量足夠打開平時手腳並用都打不開的冰箱,克洛伊隨心所欲地將里面的東西翻了出來。但是由于不會開黃油和蛋黃醬的瓶蓋。又氣急敗壞地扔飛瓶子──。

    【喵嗚────!(不要───!)】

    即使大聲怒吼也阻止不了它。

    酸奶的蓋子是紙制的,克洛伊撕開它之後,津津有味地享用了酸奶,接著又吃起了保鮮膜包裹的培根。提拉娜唯一能做到的只有不讓冰箱門開著。

    (已經……到極限了)

    身心疲憊的提拉娜蜷縮在客廳里。掉在地板上的鏡子正好靠在沙發上正對著這邊。原以為貓是一種沒有那麼多表情的動物,但那明顯是錯誤的。提拉娜從未見過一只貓有著這般如同落入深淵,萬劫不復的表情。

    (還是得求助啊)

    而且也沒有時間了。那把魔法弩應該還在旁邊的垃圾堆里。如果沒記錯的話,垃圾車會在下午過來。

    在好好享用了一頓冰箱里能吃的東西之後,克洛伊在沙發上蜷成一團,悠閑地打盹。雖然現在下身還是光著的。但也無計可施。

    (郵件……對了,我忘了發郵件了。)

    自從來到地球,提拉娜從來都沒有好好使用過電子郵件。對她來說那畢竟是輕浮的多利尼工具,所以一直沒有認真學習過,而現在,這讓她非常後悔。這是已經是目前唯一的聯絡方式了。

    提拉娜在凌亂的室內徘徊,找到了掉在餐桌下的智能手機。現在的她光是把手機翻過來就夠辛苦的了。

    “喵……(好吧……)”

    用前爪按下了Home鍵。屏幕變成了指紋的認證畫面。把手指放在規定的位置上。

    (行不通……! !)

    因為需要原來的手指,所以無法識別。提拉娜也是明白這種構造的。

    這樣一來就只能輸入密碼了,但提拉娜沒多大信心能回憶起密碼來。因為已經習慣了指紋認證,所以沒怎麼輸過號碼。雖然桂一再強調“要好好熟悉這些操作”,但就是不肯認真听。現在想想,自己是多麼愚蠢啊。

    (呃……0227呢、還是0228呢,差不多吧……)

    這是注冊該智能手機的日期,但是現在完全想不起那個日期。本來就不習慣地球的歷法,一個月有三十多天,而且還有些月份有31天,真是太麻煩了。

    模模糊糊地試了幾次。

    0228,不是。0229,也不對。

    因為是不屬于自己的手指,所以也同樣有細小的點擊錯誤。結果連續錯了五次,紅色的警告欄顯示了出來。不,克洛伊的眼楮是看不到紅色的。與周圍的顏色的深淺相比較,類推出“這是紅色”的結論。從早上折騰到現在的自己已經習慣了。

    總之,是警告欄彈了出來。

    【警告:如果您連續輸錯10次密碼,您的手機將被清空所有數據(現在失敗了五次/還剩五次)】

    (為什麼會這樣……!?)

    就連提拉娜也明白了那個意思。也就是說,再輸錯五次的話,這部智能手機就無法使用了。換言之,就完全失去了與外界聯系的手段──。

    “嗚……喵……嗚……喵……”

    緊張得前爪都在發抖。

    0230。不對。0233。打錯了。0022。又弄錯了。冷靜,冷靜點!

    每次失敗都會顯示警告文,有效的剩余次數也會減少。

    “喵……喵……喵……”

    提拉娜感覺到了前爪的肉墊變濕了。貓也會出汗挺吃驚的,但現在不是關心這種事的時候。

    已經失敗九次了。

    沒有退路了。提拉娜喘著粗氣,頭暈目眩,連視野也變得狹窄了起來。

    試到231了,接下來是232了吧──。

    不,不!冷靜點!不對勁啊!

    2月32日在地球的歷法中是不存在的。不僅如此,二月是最短的。沒錯,二月……只有28日!就是在那個時候,由于自己被新生活折騰得記憶模糊才在中心街的專賣店里注冊了這個智能手機──。

    (不是二月末,是三月一日……! !)

    來吧,喵。

    0301。

    那一瞬間,智能手機沉默了。做好崩盤的心理準備之後,手機從認證畫面轉到了通常的畫面。

    這是正確的密碼。

    “呼──────……”

    提拉娜嘆了一口氣。原來貓也會嘆氣啊,這同樣是新發現。

    (不,別管這些了……! !)

    雖說攻克了起初的最大難關,但問題依然堆積如山。

    接下來必須寫下那封郵件,然後找到正確的地址。

    再然後就是收信人。實在是不想被桂看到這副模樣──。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COP CRAFT(全緝毒狂潮)”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dycmm.cn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