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疑借“目的地业务”蹭特斯拉热点 中恒电气收深交所关注函

    “喜一……為什麼你也在這里?”

    “燈里……你怎麼也來了?”

    雖然之前對翼和秋人說過“今年就不去七夕祭了”,但我最後還是決定走出家門,而且還在神社境內(即走完參道後的神社“大院”)遇見了她——穿著淡藍色浴衣的山吹同學。

    大家可知道七夕祭,這是一個把短箋掛到竹子上以祈求心願的祭典。記得在我們還小的時候,我就和我的青梅竹馬——山吹一起來這兒掛短箋。當時神社境內僅有一株竹子。我就是因為回憶起了這些兒時過往,才在今天重新來到這里。于是,我在這兒見到了山吹。

    但更讓我們吃驚的事情還沒結束。

    神社內突然刮起了不符時令的櫻吹雪,緊接著竟然現出了一個人的身形——

    銀色與桃色相互交錯的三股麻花辮、褐色的肌膚、翠綠的瞳孔、還有尺碼微妙的同款校服,一位少女奇跡般地出現在我們面前。她慢悠悠地從空中落到地上,剛伸出手,那些四散的櫻花瓣便突然聚集形成了一本厚重的書。緊接著,她開口說道︰

    “這是一段早已被忘卻的物語?但也是一段從未被抹去的物語?向著那遠方的漫漫長路?來吧?再次開啟你們青春!”

    為什麼山吹會出現在這兒?為什麼她會用以前的稱呼叫我?在這位突然出現的謎之少女面前,仿佛我的一切疑問都變得風輕雲淡了。我們兩人呆呆地站在原地。要問原因,那便是這位由櫻花變成的少女。我們半天說不出一句話,只能靜靜地注視著她的一舉一動。

    “真是好久不見,燈里,還有喜一郎。不過你們肯定已經不記得我了吧。”

    听到她嘴里說出自己的名字後,我又被嚇了一跳。為什麼她連我們兩個人的名字都知道?還有就是,說我們不記得了,又是怎麼回事?

    但她選擇無視我們的困惑,繼續自言自語般地說道︰

    “不過,其實我也挺奇怪的——明明是聚集了那麼多感情的詛咒,最後竟然才經過幾次任務就被消滅了什麼的,果然是中間有什麼地方出錯了。所以說你們兩人需要再一次接受任務。可能你們會覺得天底下豈有此理,但是,所謂的‘應許之罪’就是這樣,希望你們理解。”

    少女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就連聲音也沒有任何起伏,她淡淡地說完了這些意義不明的話。我和山吹互相交換了眼神,看得出她和我一樣,都對面前這位來路不明的少女保持著警惕。

    “你究竟……是什麼人?”

    “啊呀,還沒自我介紹真是不好意思。我的名字叫白熊貓小春,還請兩位不要見外,叫我小春就好,敬語那些就不必了。我的真實身份是‘青春詛咒’的精靈,也就是你身上的詛咒。我就是為了向你傳達這件事而來的。”

    “‘青春詛咒’……?”

    “我身上的詛咒……?”

    面對這洪水般的信息量,我的腦子幾乎要轉不過來了。從櫻花變化而來的少女、名為小春的詛咒精靈、我們此刻正遭受著詛咒……即使我們在看到眼前這一幕後能夠接受她是精靈這一說,但詛咒又是什麼?不對不對,這種事情怎麼可能真實存在呢?這個女孩在胡說些什麼啊?我急匆匆地想要否定,卻又突然感受到內心存在的一絲信任——小春說的都是真話。盡管我找不出任何根據,但就是覺得她值得相信。就連這種微妙的心情也出現得毫無理由。

    小春伸出了手,那本厚重的書便輕輕地浮到空中。

    “只要用可以與詛咒相匹敵的強烈感情加以對抗,你們就可以解除這個詛咒。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你們需要完成這本‘青春任務板’上給出的任務。雖然你們可能已經不記得了,但過去你們確實一起完成過其中的一些任務。最後,你們也從確實詛咒中收獲了解放。”

    青春任務……就算她說得如此詳細,我還是找不到半點頭緒,過去發生的事情也完全回憶不起來。而且,我們兩人一起完成過青春任務這件事,也顯得十分可疑。我和山吹一起?我們不是已經很久很久沒好好說過話了嗎?再怎麼說也不可能……

    “好像……從剛剛開始你就總是說我們沒了記憶什麼的……那是怎樣一回事?”

    “是的,在完成青春任務之後,所有與之相關的記憶都會被奪走。之前你們完成青春任務的時候,也發生了同樣的事情。”

    這樣的話,那我們的記憶是被奪走了……嗎?腦子里沒有任何印象,不過如果真的是因為喪失了以前的記憶的話,那“不記得”就是理所當然了。

    但是,我之所以能接受眼前這位名為小春,堪稱神秘的存在,說不定也是因為失去了記憶。我沒辦法徹底否定她。盡管她剛剛說的話沒有半點證據,也無從證明,但我心里完全沒產生太多懷疑。

    “等……等下等下,那我們為什麼會被詛咒?雖然你看起來是挺神奇的,但是為什麼會牽連到我們?”

    山吹慌慌張張地朝小春問道。其實我也想知道,少女說我們正遭受著詛咒,這背後又有什麼原因?之前究竟發生了什麼?

    面對山吹的提問,剛剛還在侃侃而談的小春突然陷入了沉默,一動不動地站著。但這僅是一瞬之間,下一秒,她便開口說道︰

    “單從結論來說的話,只是因為你們運氣不好罷了。在學校這樣一個環境內,大量的負面情感不斷聚集膨脹,最後形成了具象化的詛咒。恰巧,你們兩人在那個時間來到了那棵櫻花樹下。其實說白了就是一場事故。”

    ……運氣不好?

    這算哪門子情況?雖然我們沒打算就此接受,但不管怎麼說,“只是一場事故”這種理由也太不講理了吧?而且既然說是事故,就不應該單方面認為是自己倒霉,難道詛咒那邊連一點責任都不用承擔嗎?

    ……但這是真的嗎?

    听她說完這句話後我才第一次感到有些不對勁,但我還是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想。

    我看了看山吹,她有些不甘心地嘟噥著嘴唇,臉上的表情也顯得十分糾結。但直到最後她都沒能說出任何話。于是小春繼續說道︰

    “由于‘青春詛咒’的存在,所以只要燈里你一打噴嚏,就會暫時陷入‘無法觸踫物體’的狀態,也就是所謂的‘無法干涉詛咒’。要是一直放任詛咒不管的話,最後很可能會發生非常可怕的事,具體情況我不多說。而為了幫助山吹解除詛咒,喜一郎同學自告奮勇接受了青春任務,不過以前的任務倒全部都是由你們兩人共同完成的。”

    接受詛咒的人是山吹,為了解除詛咒而接下任務的人卻是我,這樣看來分工還挺明確的。然後就是,要是放任詛咒不管的話,就會發生非常可怕的事。

    但是……就算听了她這一番解釋,我還是沒辦法欣然說出“好我明白了”這種話。她說我們兩人被詛咒了,難道我還能裝出一副像是“那我們就去解除詛咒吧”這樣的輕松模樣嗎?

    “……我懂你說的話了,但是你說的‘青春任務’又是什麼?我們現在就可以開始挑戰了嗎?”

    “山吹……”

    我出聲想要制止山吹過早拋出結論,但她已經接受了小春的話,打算就這樣直接挑戰青春任務。果然還是太乖巧了,明明我們還不能完全信任這位來路不明的少女。

    但山吹只是對我搖了搖頭。

    “沒關系的,我想,她值得我們信任。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冥冥之中總感覺沒問題,沒錯。青葉,其實你也有這種感覺對吧?”

    ……無法反駁,因為確實如此。雖然我嘴上說著要多加小心,但心里已經默默接受了小春的話,甚至想要依靠她了解更多。或許是因為在喪失記憶前發生過什麼,我心里並沒有對小春抱有任何不信任。看來,山吹也和我一樣。

    小春遠遠地看著我們,輕輕點了點頭。接著她又一次伸出手來,那本書也隨之再次出現在她的手心上。“青春任務板”忽然一頁接一頁地自動翻開。

    “還好剛剛話題進展順利,你們需要挑戰的‘青春任務’已經出現了,請過目。”

    我和山吹緊張地看著那本“青春任務板”,上邊的文字先是散發出五顏六色的光芒,接著便出現了所謂的“青春任務”——

    『兩人手里的線香花火?照耀著靜默的暗暗長夜?在這遠離喧囂的神境?只屬于兩人的秘密場所』

    “……”

    我和山吹面面相覷地看著彼此。

    “它的意思,是不是……讓我們兩人一起放煙花之類的?”

    “可能不止……?上面說的‘秘密場所’有點難猜,我想可能只要是沒人的地方就可以,除此之外就不太懂了。吶,是這樣吧,小春——?”

    山吹一邊詢問,一邊抬起頭來,但眼前的一幕卻讓我們再也說不出話……因為那兒,什麼也沒有,地面空無一人,僅在天空中,留下了一片虛無的暗夜。

    那位突然出現的少女,就這樣悄無聲息地消失了。但是我完全沒法騙自己說“那只是一場夢”。

    詛咒精靈,看來她是貨真價實的存在了——此刻我只能如此感慨。

    “……雖然還不是很懂狀況,但是既然要求我們這麼做,那我們就放手試試看吧?”

    山吹把手撐在腰間,冷靜地說著,她的發飾隨著一起在夜風中搖擺。我對此表示同意,因為我心里總感覺,這到底還是一件不得不完成的事情。

    “煙花的話應該便利店有賣吧?還有打火機。”

    “恩,應該有的。至于地點……我想這兒就不錯,既遠離喧囂,也沒有其他人會來。我剛剛還以為會被怎麼樣,但到目前為止感覺還挺容易的。”

    山吹放松地笑了笑,看著她的笑容,我仿佛置身于聖光普照的天堂,一不小心就被閃得撇開了視線。雖然剛剛已經勉強承受住了一個突發事件,但是說實話,山吹的出現才是真正的突然啊。

    因為,這可是浴衣啊!世界第一可愛的女孩子此刻正穿著浴衣站在我面前——天青色的浴衣上點綴著純白的花朵紋樣,赤紅的腰帶襯托著她那無與倫比的魅力。秀麗的長發流淌身後,可愛的花飾裝點其間,美艷,而又多嬌。雖然大家都說“浴衣模樣的女生自帶美顏效果”,但我面前的這位顯然早就超越了次元,踏入了神界仙女的境界。

    看到我突然陷入沉默的樣子後,山吹先是露出了一臉疑惑,但她馬上就“啊~”了一聲,仿佛看透一切似的得意地露出微笑。她伸出食指戳戳我。

    “好啦好啦,看到我穿浴衣的樣子太入迷的話,一會兒任務就要來不及了喲~你說呢青葉?不過……今天就讓你稍微獨佔一下世界第一可愛的我的浴衣模樣也可以喲~”

    山吹開開心心地走在前面,我也慌慌張張地從後邊趕上,不得不說浴衣還是太能捕獲人心了啊。我說不出半句場面話,只好不停地深呼吸,希望自己能夠盡快冷靜下來。但我在第一口氣就卡住了,因為——這不是山吹後背的容姿嗎!

    她的玉頸就在我的眼前。發束和浴衣中間,那潔白的肌膚絕對稱得上是上半身的絕對領域,看得我雙腿直發軟。平時她都是披著長發,所以幾乎看不到她的後頸。但是,就在今天,我看到了,那潔白的肌膚,一切都是那麼動人,我的視線離不開她半寸。

    ……不行不行,這也樂得太明顯了。但讓我意外的是,看到如此令人興奮的景象,我反而莫名地冷靜了下來。我大大地呼出一陣心頭的余熱,接著便朝她搭話。

    因為從剛剛開始我就十分在意一件事情。

    “說起來,山吹你怎麼來這里了?你不是應該和班上的同學一起行動嗎?”

    沒錯,一開始我們班上的男生就自行組團說“去祭典上玩吧!”,隨著團隊漸漸擴大,班上的其他男生女生也相繼加入,按理說山吹也應該在其中才對。雖然他們邀請過我,我還因為自己沒什麼勁頭就拒絕了……結果我還是來了。

    接著,我回憶起了“神社境內栽著的那株竹子”,這才驅使我一步步走上石階。

    山吹會不會也是因為想起了這件事才來的……要是我這麼想的話未免也太樂觀了,所以一定是還有其他理由。

    她不知為何發出了一聲疑問,遲遲疑疑地朝我轉過頭來,臉上卻帶著滿滿的糾結。她的視線漂浮不定,最後在慌忙中解釋道︰

    “就是……那個……其實我是和大部隊走散了!然後就想找個地方先冷靜下來再重新聯系。但是……現在想想又覺得挺累的。等一會兒休息夠了我就去聯系大家,然後就準備回家了。”

    “啊,是這樣,那沒關系嗎?你要是累了的話我們就改天再完成任務。”

    “恩,不過真要說的話,可能是因為祭典人太多了所以覺得累,沒事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應該就沒問題了。我想這個任務也不會耽誤太久。

    我們肩並肩從石階上往下走去,山吹一邊用手指抵著臉頰,一邊問我︰“那青葉你為什麼來這里了呢?”。我轉過身,看到她低著頭,沒能和她對上視線。

    在那一瞬間,我突然想找個借口蒙混過關,畢竟要說實話的話還是有些不好意思。但在我看到手里攥著的那封短箋後,我想到了自己用文字許下的心願。我駁回了想要說謊的念頭,一五一十地說出了真正的原因。

    “小時候,我們經常一起來這個祭典上玩。可能你已經忘了,但是我們當時還在這個神社的境內找到了一株竹子。竹子上還沒被別人掛過短箋,于是我們就把自己寫好的願望掛了上去。我就是好奇那竹子會不會還在這兒,所以才……”

    我越說越不好意思,只好一邊尷尬地撓撓頭,一邊把臉撇到一旁。注意到時,我們已經走完了石階。熱鬧的喧嘩由遠及近,人聲鼎沸的祭典再次出現。步行街上人山人海,店鋪舞台流光溢彩,夜空,籠罩著一片歡快的霧靄。

    山吹一言不發地走著,讓我有些擔心。難道是因為我把舊事重提,讓她覺得我太自作多情?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可怎麼辦?我有些不安地歪過頭,卻沒想到正巧和她那出神的視線對在一起。

    “——”

    她的嘴唇微微抿著,眼眸被淚水沾得濕潤;她的手在胸前緊緊握著,臉頰上帶著一抹淡淡的紅暈。她輕輕地張開顫抖的嘴唇,對我說︰

    “那個,青葉,其實……其實我也——!”

    “啊!山吹小心!”

    幾個玩到完全不看路的小朋友橫沖直撞地從我們身邊跑過,只要稍微有點不小心就會撞上山吹,所以我拉著她退後了幾步。緊接著便傳來孩子媽媽那“不能跑!危險!”的溫柔訓斥。

    “啊,抱歉,你剛剛想說什麼?”

    “恩……也沒什麼。我們還是趕緊去買煙花吧,我記得那邊好像有家便利店來著。”

    山吹閉上眼靜靜笑著,滿意地點了點頭。但她馬上就恢復了平常的神情,一邊指著前方說道。確實那附近有家便利店。我點點頭,和她一起加快腳步。

    熱鬧的人群在各個店鋪中間攢動,鍋碗瓢盆的敲打聲不時傳來,到處都是一片歡快的景象。往日漆黑的夜空,唯獨在今天被燈火點亮。我和山吹靜靜地漫步其中。

    等我們總算走出喧鬧的人群後,才終于瞥見了便利店的一隅,最後我們也十分順利地買到了煙花。除了線香花火我們還買了其他的煙花套裝,接著便趕緊朝著神社的方向原路返回。

    “啊!”

    山吹的步伐突然卡在原地。我問怎麼了,她一臉驚愕地指著懷里的煙花說︰

    “青葉!糟糕了!我們忘記買打火機了!”

    啊——我也和她一樣發出了一聲驚嘆。明明都已經準備好煙花,甚至還買了飲料,結果竟然把打火機給忘了。這樣一來不就沒辦法放煙花了嗎?

    “事到如今也不能嫌麻煩了,我們索性再跑一趟便利店吧?我說山吹……?”

    山吹不僅沒有听我說話,眼神還朝著某個地方閃閃發光。扯扯,她拉著我衣袖滿懷期待地說︰“青葉你看,那邊那邊!”。

    我轉過頭看向琳瑯的店鋪,其中正好有一家射擊店。她指了指店里陳列著的獎品——一次性打火機,那上面不僅印著小動物的花紋,還帶有知名角色的形象。

    “我們把那個贏下來吧~正好可以用上!”

    “說起來,山吹你從以前開始就很喜歡射擊呢。”

    剛等我說完,她便有些靦腆地笑了出來。記得以前我們兩人一起來祭典玩的時候,山吹最最喜歡的就是這個射擊游戲。她那小小的身軀端著大大的玩具槍的身影,依舊留存在我心中。

    雖然去便利店買會更省時間,但既然她想多玩一會兒的話,那我就隨時奉陪了。說完我們就朝著射擊店走了過去。所謂射擊,其實也是祭典上的必備游戲。棚子上擺有一排排的獎品,我們的目標就是將它們擊落。射擊用的玩具槍則是靠空氣推出當做子彈的軟木塞。

    山吹一邊取出了幾枚100日元的硬幣,一邊笑嘻嘻地看著我。

    “青葉青葉,機會難得,不如我們像以前那樣來決一勝負吧?以前我們不是經常這樣玩嗎?”

    “啊——”

    听她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我們經常比誰先打落第一個獎品。而且小時候也總是山吹向我發起挑戰。只是,雖然每次都是她先提出挑戰,但最後落敗哭鼻子的也是她。

    但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這麼多年來我幾乎沒踫過射擊,就算偶爾和老妹兒一起逛祭典也沒怎麼玩過,所以手感上多少也有些生疏了。今天突然接受挑戰,說實話,我沒自信一定能贏。

    山吹似乎看出了我沒什麼必勝決心的樣子,跟著擺出了一副無趣的表情。但她馬上就露出了笑臉,像是想惡作劇似的指著我的胸口說︰

    “先說好了,這次比賽輸的人要听贏的人一句話,不管是什麼,怎麼樣?”

    “啊?不……不管是什麼嗎?”

    “恩,不管是什麼都得听……這樣有勁頭了吧?好啦,快來吧!”

    她的笑臉還是那樣耀眼動人,說完她開心地玩起了手中的硬幣。看來不認真是不行了,畢竟輸了的話不管對方提什麼要求都得照做。雖然我的心里的小鹿已經成了一匹脫韁的野馬,但我還是反復回味著她說的話。真的……什麼都可以嗎?這場比賽……這樣下去沒關系嗎?我的對手可是世界第一可愛的山吹喲?

    但既然山吹難得有干勁的話,那我就奉陪到底吧。

    “比賽規則很簡單,我們按順序來打槍,誰先把那個打火機打下來就算誰贏。”,山吹指著打火機說道。

    雖然它看起來不像是做工簡陋的兩元貨,但也夠不著汽油打火機那類大牌。

    而且因為它沒有被裝在盒子里,所以要打中這麼細小的目標也很費勁,不過要是打中了的話應該可以一發擊落吧。想想還是有點難度。

    “青葉,你應該也知道我的水平吧,所以能不能讓我先來?”

    “誒,啊,恩,可以,你先吧。”

    我吞吞吐吐地回答。不過如果真要追求公平的話,按理是應該用猜拳來定順序的,但我剛剛一下也沒想到這個。

    而且,正如山吹自己說的那樣,我的確知道她的水平。雖然已經是小時候的事情了,但山吹從來都不太擅長打槍。想來我好像還從沒看她擊落過什麼獎品,各種比賽也基本是我取得壓倒性的勝利。

    也就是說,這次說不定也基本是我會贏……?要是真這樣的話,那我到時候就可以讓山吹唯命是從一次……

    誒,此話當真?真的當真?不管我提什麼要求都可以嗎?而且這個比賽對我來說恰好十分有利?

    就在我還對著這些不可思議的結果想入非非時,山吹已經給老板付了錢,一邊招呼道,“大叔,讓我打來一發”。她接過木塞子彈後十分熟悉地把子彈塞進槍口,接著便飛快地上好槍膛,把前半身牢牢地靠在射擊台上,一邊穩住了身子,一邊拼命地把槍口朝打火機那兒靠近。這一套動作實在稱得上是行雲流水……誒?她為什麼這麼熟練啊?

    “等…等下山吹……”

    就在我毫不猶豫想要發問時,槍管里同時輕盈地發出“ !”的一聲。

    “成功!打下來啦!”

    “不是吧!?”

    子彈完美射中了打火機,順勢將其擊落下來,獎品就這樣到手了。才一發子彈的功夫。目睹到她那射擊準度和速度後,我除了驚訝之外什麼也想不到。山吹轉過身滿臉笑容地看著我,手指可愛的比了個“耶~”,一邊還把槍桿高高搭在肩上。

    “唔呼呼~其實我每次來祭典玩都會練習打槍喲,因為我從小到大都沒贏過青葉你,心里可不甘心了~”

    關鍵是山吹說完後,又朝槍口里塞了一顆子彈,接著還給槍上好膛。果然是十分熟練的把式,看來她真的一直在練習。

    那其實山吹從一開始就知道,這次比賽她的勝算絕對高于我,只是在我開口之前她就率先說道︰

    “只不過,某人一直都沒有和我一起來祭典玩就是了~”

    “…………………………”

    怎麼……突然要說這種讓人難以回答的話。她有些挖苦我似的悄悄遞來眼神。雖然我覺得她的話里有一半是在開玩笑,但剩下的那些,又藏著怎樣的情感呢?

    山吹把剩下的子彈都拿去打小熊玩偶,雖然發發命中,但奈何玩偶就是巋然不動,而且她看上去也不如方才那般認真了。我們從大叔那兒收下打火機後便心滿意足地放下了槍。

    “那麼那麼,青葉?”

    山吹一邊得意地晃著手里的打火機,一邊緊緊地朝我貼了過來,她的嘴角不懷好意地微微上揚,眼神撒嬌似的從下面看著我。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說什麼我都會做的,那你想提什麼要求呢?”

    事到如今只好听天由命了,山吹听罷滿意地笑了笑。她會提什麼樣的要求呢?說實話我還是有點擔心,但既然輸了比賽,就要敢作敢當,事到如今只能老實接受懲罰了。但是,可以的話,我還是希望不要讓我做什麼太出格的事情……

    我靜靜等著山吹的下文,她反倒有些難以啟齒似地擺弄著發絲,還悄悄避開了我的視線,扭扭捏捏地搖晃著身子。接著,她輕輕地對我說︰

    “那個……可以像……剛才那樣叫我嗎?”

    “誒……?這樣就夠了嗎?”

    “恩……”

    她又一次害羞地抬起頭來看著我,她的臉頰已經染上一片可愛的紅暈,眼瞳里滿滿閃爍著期待的光芒。她想要我像剛剛那樣叫她,那就是那個了吧?

    “恩……那就……燈里。”

    我如她所願說出了她的名。山吹,不,燈里輕輕張開雙眼,繁星似的對著我眨呀眨,接著便露出了安寧的微笑——嘿嘿,一聲輕柔的笑聲傳入我的耳里。

    “恩——這就對啦,要一直都這樣叫我喲?已經變了就不能反悔了,好不好,喜一~?”

    燈里開心地說著,說完便轉回身朝前繼續走去。可能是因為突然也用以前的小名來叫我,我即使走在她身後,也能清楚地看到她那紅彤彤的耳朵。

    但是,肯定我的臉也和她一樣紅吧,其實我的心早就撲通撲通地開始劇烈運動了。先不說能從那麼近的距離欣賞她的美顏,光是用那樣甜膩的稱呼叫我,就足夠將我一擊必殺了。

    “好啦喜一,我們快走吧,因為我之前還和同學們說了一會兒回去,要是被大家撞見我們倆的話,說不定就要被誤會了呢。”

    燈里回頭對我說道,一邊悄悄地指了指前面的人群。直到剛剛為止還慢慢悠悠的我也突然加快了腳步。確實眼前的情況有點不妙,要是真被班上同學看到的話肯定會被誤會的。

    我急匆匆地靠到燈里身邊,她卻付以嫣然一笑。

    “不過~我覺得就算被誤會了也不是件壞事~”,她笑著說完後便看向了前方。

    “誒?啊等下,燈里你的意思是……”

    “嗯哼~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她只是哼著小曲兒,並沒有回答我的疑問,但她走在我前面的樣子,看起來真的很開心。

    雖然我們稍微繞了點路,但是為了達成青春任務的目的,這也值得,那麼接下來就輪到煙花出場了。

    我們回到神社後,便把喝完的飲料盒拆開注水,為一會兒放煙花做好準備。

    我和燈里的手中都握著線香花火,然後只要用打火機給煙花點上火,按理說就可以完成青春任務了。

    『兩人手里的線香花火?照耀著靜默的暗暗長夜?在這遠離喧囂的神境?只屬于兩人的秘密場所』

    這就是青春任務的內容,條件皆已具備。但就在我拿出打火機剛準備點火時——

    “哈啾!”

    唔哇!好可愛!這是什麼!我還以為是打火機點火的聲音,這麼可愛的打噴嚏我還是第一次听見。

    燈里輕輕地揉了揉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說了句抱歉。雖然我還想更多地回味這份可愛,但眼下還是先給煙花點上火吧——但她的樣子怎麼有些奇怪?

    “啊,啊 ?誒?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變成這樣?”

    燈里一邊慌慌張張地說著,一邊把手朝地面伸去。她一次接一次地想要抓起什麼,我仔細一看才發現是煙花掉在地上。盡管她每次都嘗試著想要撿起煙花,但她到頭來都沒能撿起,這一幕,我看得清清楚楚。

    ……她的手指每次都會徑直穿過煙花,就好像空氣一般虛無縹緲。

    但奇怪的地方不止一處,就連燈里的臉頰都出現了變化。在她右眼下方的臉頰上,隱約現出了一個奇怪的標記——一個愛心,而且在那愛心里還擺著一個手掌,上面畫著一道斜杠,愛心下還寫著“STOP!!”幾個字。這是什麼東西?明明她的臉上剛剛還什麼都沒有。

    但就在我滿頭霧水不知所措的時候,小春的話語突然在我腦海中浮現。記得那位詛咒精靈說過這樣的話︰

    “因為‘青春詛咒’的原因,所以燈里只要一打噴嚏,就會陷入無法觸摸物體的狀態,也就是‘不可干涉詛咒’。”

    燈里也抬起了頭,臉上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難道……這就是‘不可干涉詛咒’嗎……?確實會變得摸不到東西,看來所謂的‘不可干涉’就是這種情況。”

    “應該……燈里你可能沒注意到,但是你的臉上也出現了一個奇怪的記號,我猜多半也是因為這個詛咒。”

    我們兩人面面相覷,不約而同地露出了困擾的表情。這下真是卡住了,如果說燈里現在無法觸摸物體的話,那就更別說拿起煙花了。這樣一來,『兩人手里的線香花火』這個任務條件就沒辦法達成。接下來該怎麼做?我不斷地在腦中重復思考這個問題,但燈里卻把手悄悄地遞到我身邊。不知道出于什麼原因,她突然握緊了我的食指。

    “燈、燈里?”

    “嗯嗯,看來對象是人的話就沒問題了,那麼無法干涉的就僅限于物體了?啊,但是衣服也能摸到,嗯嗯,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她一本正經地嘟噥著,一邊上下左右地觸摸著我的身體。這真是毫無顧慮酣暢淋灕的肢體接觸,明明都到這時候了還要讓我喪失理智嗎www

    燈里突然明朗地抬起頭,向我指了指掉在地上的線香花火。

    “喜一,你可以幫忙同時點上兩根煙花嗎?然後左右手各拿一根。”

    雖然我一下子沒能明白燈里這麼說的目的,但還是如實照做,同時點上了兩根煙花,沒費多大力氣就完成了。兩簇小而閃亮的火花,在我的左右手如期綻放,迸發出 里啪啦的微弱響聲。

    那麼燈里的提議到這里就完成了,我抬頭一看,才發現她的臉正緊緊地貼在我跟前。她那柔軟的臉頰、水靈的眼瞳、整潔的長發、動人的妝容就這樣映在我的眼里。我們靠著彼此好近,她幾乎是貼在我的身上,雙手溫暖的蓋住了我的左手。

    “……!”

    她那柔軟光滑的肌膚緊貼著我的手,長長的手指和我的相互觸踫,我差點兒沒叫出聲來。竟然有機會被世界第一可愛的女生這樣對待,敢問天下哪個普通男高中生能沉得住氣?臉上好熱,心跳好快,體溫飆升!

    為什麼……突然……要這樣做?好在趁我還沒陷入混亂前,她率先開口說道︰

    “這樣呢?這樣……能不能算我們兩人都拿著線香花火呢?”

    听她說完,我才理解了當下了狀況。我拿著煙花自不用說,燈里嘛,握著我拿著煙花的手,這樣燈里也算拿著煙花……我覺得這並不是說不通。

    但就在下個瞬間,神社里突然迸發出一陣強烈的光芒。

    背後傳來了一股十分刺眼的光線,甚至連煙花的火花都被輕易蓋過。光線中佇立著的那位詛咒精靈又是何時出現,一切都不得而知。她手里拿著那本“青春任務板”,一言不發地站在那兒。書頁自動翻開,一陣耀眼的眩光從那書中散射出來,書頁上的文字漂浮空中,緊接著便星點似的消散,那光線也隨著飄散的文字逐漸微弱,小春“啪”地一聲合上書。

    “任務完成,辛苦兩位了。”

    听到她親口宣告任務結束後,一陣久違的疲勞突然涌上我的心頭。看來,剛剛那個方法真的可行。我安心地長吁口氣,燈里也和我一樣大大地深呼吸著,一邊露出了輕松的笑臉。但當她想再去拿起線香花火時,我們才發現原來不可干涉的狀態還沒結束。

    “小春小春,為什麼我們都完成任務了,‘不可干涉詛咒’還沒消失?是還要怎麼做嗎?”

    燈里朝小春靠了過去,我看到她臉上的那個記號還沒消失,眼下確實還是無法觸摸物體的狀態。

    小春轉過頭看向燈里,臉上依舊不帶任何表情,她的衣擺在風中輕輕搖晃,她這才開口說道︰

    “這個詛咒其實是按時間來計算的,如果沒經過一定時間是不會消失的,但你們放心,‘不可干涉詛咒’的單次時限只有兩小時,並不會太長。”

    不是,我怎麼感覺兩小時其實也挺長了……?燈里雖然看起來也想加以質問,但最後還是保持緘默,畢竟不管我們如何抗議,結果都不會改變。

    “重要的是,新的青春任務已經發布了,請你們先來確認一下。”

    听到小春這麼說後,我和燈里趕緊把視線鎖定在書頁上。接下來又會是怎樣的任務呢?抱著些許不安和期待,我們緊緊注視著書頁里出現的七彩文字——

    『坐在圖書館一角?那留著長發的女孩?正是一位文學少女?文學少女期待著理想邂逅?快為她的故事畫上句號吧!』

    “嗯……?”

    我和燈里不約而同地皺起眉,我想我們感到奇怪的地方正是同一處。前面都還好,雖然“找到文學少女、為‘她’獻上一場完美邂逅”的具體內容也還有待商榷,但真正的問題還在後面。

    “為她的故事畫上句號……是什麼?”

    我一不小心就說出了自己的疑問,燈里也是一副難以釋懷的模樣,她一邊擺弄著發絲一邊說道︰

    “這是什麼意思呢……?為她的故事……畫上句號……?”

    “這個我們可以留著之後討論,首先是要找到這位文學少女,而且還是在圖書館里,燈里你有什麼頭緒嗎?”

    听到我的提問後,燈里若有所思地用手指抵著下巴,她的視線在夜空中來回飄忽,最後開口說︰

    “我想想,要說有的話還真有……但是我也不是很有把握,之後我們一起去調查看看吧?時間嘛……馬上就要周一……那就放學後我們在圖書館會和吧?”

    雖然她沒有明說具體采取什麼方法,但只要我能幫得上忙就好了。只是,為什麼她的臉上又露出了那熟悉的迷之笑容呢?她挺起胸脯說道︰

    “果然,我才是世界第一可愛呀~”

    于是……我收到了一個完全不是回答的回答。

    “我回來了——”

    打開家門玄關後我朝家里打了聲招呼,身體像是被抽空似的疲憊。可能今晚在不經意之間,我已經花了好多力氣。我長長地吐了口氣,畢竟像那樣不尋常的事情接連發生,覺得累也是理所應當的。

    總而言之,周一以前青春任務就先告一段落了。等到周一下課之後再開始下一步行動,我和燈里這樣約好了。沒想到事情竟然會取得如此進展,這是我在出門之前完全沒有想到的。

    “回來了啊,你到哪兒去了?”

    向我發出提問的,正是我家老妹兒沙知。看來她剛好泡完澡,正巧遇見我回家。沙知那平時都扎起的頭發流水般傾瀉在背後,她穿著居家服——一件寬松短袖和短褲,正用浴巾擦拭著頭發。

    “那啥……我去便利店去了一趟,然後踫巧遇到同學就在那兒聊了會兒。”

    畢竟我事前還和沙知說“今年就不去祭典了”,要是從頭說起又太麻煩,所以只好先編個理由,用萬金油便利店蒙混過關。而且我早些時候也是和媽媽說去便利店才出門的。

    “去便利店,卻什麼都沒買嗎?”

    “我……這不是忘了帶錢包嘛。”

    撒過一次謊,就必定會出現第二個謊。好在我想起來自己確實什麼也沒帶。幸虧老妹兒對我不感興趣,只是愛理不理地“嗯”了一下。雖然我覺得自己沒露出可疑行跡,但她還是繼續說道︰

    “既然你是回家來拿錢包的話,那等下還要出門對吧?一會兒我也一起去,老哥你等下我。”

    “誒,啊……知道了……”

    說實話,我完全沒有想去便利店的打算,但既然自己都這麼說了,要是突然拒絕反而奇怪。沙知听到我的回復後,便回房間去了。

    “啊,沙知,頭發記得吹干,別出門又凍感冒了。”

    “我知道……真是話多。”

    她一邊不耐煩地朝我抱怨,一邊加快腳步走回了房間。

    我的周六,看來就要這樣結束了。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我的青梅竹馬山吹同學”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dycmm.cn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