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澳应对新冠疫情同时 还派反潜机到东海黄海挑衅中国

    去動物園約會的那一天

    『北斗同學明天有空嗎?』

    『有空,怎麼了?』

    『我們去約會吧』

    就在放假前一天的晚上,她提出了這個提議。我霎時有些迷惑,不過,如今也不需要否定約會這個稱呼,所以我便承蒙她的好意,接受了它。

    『我知道了。你想去哪里?』

    『要不要去南面的那個動物園呢?』

    『哪里啊。確實也好久沒去過了』

    『那里前幾天有兒馬剛出生哦。我想去摸一摸它們呢』

    『嗯,不錯。那我們就去那里吧』

    『我們就在明天十點,在平時去的那所車站踫面怎麼樣?』

    『我知道了。明天見』

    『嗯。明天見』

    若是在平時,我們的對話也就到此為止了。可這次不同。我剛把手機的屏幕關掉,想要把手機放到一旁——一條剛發來的短信,讓屏幕再次亮了起來。我以為是干典踫巧發來的,可當我點開它,我卻看到了一條示愛的告白。

    『北斗同學,我愛你』

    我完全沒有想到會是這麼一組文字,我開始有些焦慮︰這是不是從什麼奇怪的地方發來的短信。我再次看向了發信人,上面清清楚楚寫著如月那緒四個字。

    「哈、哈啊……?」

    當我理解到這是如月在向我示愛的時候,我的臉立刻就變得通紅。話說回來,短信這個東西是不是要先介過一個服務器才會發送過來啊?

    「那家伙居然做了這麼羞人的事!?」

    不不不,她或許也是一臉害羞地打出來的。我心里的糾葛並沒有傳達過去——所謂SNS,只是一個只會發送結果的玩意。除此之外,我覺得她並不會想到服務器雲雲。或許全世界的戀人,都會像這樣道出愛意。

    「究竟怎麼回事啊!?」

    「煩死了!給我安靜點!」

    「對不起!」

    母親的斥責聲,讓我陷入了沉默。我想要借此冷靜下來,可是心中卻依然翻江倒海。要不是讓罵了,我肯定會大叫一聲︰我愛你這句話不應該這麼隨意吧!?至少,我是這樣想的……。

    話雖如此,我也不能一直不回短信,我得回一些話過去。我看著手機的畫面,看著她給我發的短信。一臉害羞的同時,我思考著回信的文字。可是,能夠回復這句話的詞,也沒有幾個。問題在于——我需要再次確認一下這個事實,以及把那幾個詞打下來。短短幾個文字,讓我的手顫抖不已。

    我終于把這幾個字打了下來,我深吸一口氣,把這句話發了過去。我看到那條已經被發送過去的信息,不禁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如月,我也愛你』

    我根本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向某個人說這句話。害羞的感情和一股溫暖的感覺,同時涌了出來。不過,我不是很討厭這樣。

    

    「久等了嗎?」

    「沒。我剛到」

    「看來是真的呢。我真的松了一口氣」

    她今天穿著長褲,看起來英姿颯爽。陽光灑在紅色的褲子上,就像是在發光一樣。我甚至覺得她看起來比我都帥,這是不是我太看低自己了?

    「我也很喜歡北斗同學的穿衣打扮哦」

    「不管我穿什麼,你好像都會給出肯定,我好害怕」

    「不會啦,我不會做那種事啦。我們之後就取消其他的預定,直接去服裝店看一看好不好嘛」

    她這句話,讓我不禁想象出了一個熱衷為我挑選衣服的如月。她真可愛。

    「如月要給我挑衣服也不錯。可以的話,那就拜托你了」

    「嗯,好呀」

    她微微笑了一笑。

    「這麼快就能約好下一件事,真的是太好了呢」

    她這麼說完,便牽起了我的手。她的手稍微有些冰涼,我驚了一下。

    「我們,把手牽上吧?」

    「在我作出反應之前,你就已經牽上了不是嗎」

    真的就是先斬後奏。

    「這樣不好嘛?怎麼了?」

    「不怎麼。只是,我有些害羞」

    「只是把地點從學校變成了大街上不是嘛」

    「這才是最大的那個問題啊!?」

    「你要是真的討厭這樣,我們也能離得稍微遠一些哦?」

    「我不討厭……」

    「這不就可以了嘛。電車已經來了,我們走吧」

    「手要一直牽著嗎!?」

    「是呀」

    她一臉平靜地這樣說。我就被她拽著,乘到了電車上。總感覺旁人看向了我們——這是我的錯覺嗎?

    

    下了電車之後,我們又坐了十幾分鐘的公交車,然後又徒步走了一會。最後,我們到達了動物園。

    「我們到了呢」

    「這里比我之前來的時候更漂亮了」

    「你什麼時候來過呀」

    「……大概十年前吧」

    「過了那麼長時間,肯定會大變樣呀」

    「如月來過嗎?」

    「我初中的時候,為了做自由研究來過這里」

    「不錯啊。你是為了做什麼研究啊?」

    「是做關于犰狳的生態的研究」

    「這里還有犰狳?我還沒見過活的,有些在意」

    「犰狳很可愛哦。我們先進去吧」

    我們從入口處買上了票,拿著宣傳冊進到了園內。我們最先看到的,是輪盤、投環之類的游戲區。那里聚集了一堆孩子。我回憶里唯一記得的東西,最先出現在了眼前,一股不可思議且愉快的感覺涌了上來。

    「要玩一玩嗎?」

    如月注意到我的視線之後,露出溫柔的眼神,看向了我。

    「算了吧」

    「可是你露出了一臉想玩的表情呀?」

    「我才沒有」

    參加那些游戲,基本上都是得不到一等獎的,只會拿到一些類似于參加獎的小玩具。小時候還暫且不提,我現在對那里可並沒有抱什麼期望。

    「我們先去看一看犰狳吧」

    「你怎麼突然這麼喜歡犰狳呀?」

    「我還不知道具體都有些什麼」

    「我們面前就有長頸鹿哦」

    如月這麼說之後,我順著她看的方向看了過去,確實看到了長頸鹿。

    「噢噢……!」

    長頸鹿正慢吞吞地吃著樹葉。

    「好大。好可愛」

    「長頸鹿的眼楮很可愛呢」

    「是啊,好可愛……」

    只是遠遠眺望,也很有趣——感覺從日常生活的壓力中解放了出來。

    「平時的生活讓你壓力很大嗎?」

    如月驚訝地看著我,我才是更驚訝的那個。

    「只要活著就會有一兩股壓力吧」

    「例如都有什麼呢?」

    「對未來的去向感到不安之類的」

    「居然是這麼具體的東西,我也嚇了一跳。……今天就忘掉那些,盡情享受一番嘛」

    「當然啊。不這麼做可就劃不來了」

    「我們就療養一下,先去能夠摸它們的地方吧」

    「那里啊。等一下」

    為了看宣傳冊,我松開了她的手。如月的手仿佛依依不舍一般,十分可愛。

    「這里是長頸鹿在的地方……那應該就在對面吧」

    我這麼說,再次握住了如月的手。

    「我們走吧」

    「嗯……!」

    她的臉上滿是喜悅,仿佛散發著光輝——簡直可愛極了。這使我完全無法直視她。

    耀眼的那一天

    「我可听說了。你們終于開始交往了對吧?真的是太好了,恭喜你呀!」

    委員會結束之後,我從圖書館回到了教室。當我打開教室的門,一個桔色的果實便出現在了我的眼前。我經常會看到這個又圓又小巧的玩意,如今,它被光線照到,看起來像是在發光一樣。

    「那個,這是?」

    「這是祝賀你們的桔子。要是你不回來的話,我們三個人就分著吃了呢」

    這句話還是不要在如月本人面前說為好吧。

    「三個人?」

    我的眼前,是向我遞來桔子的小阪。我環視室內,如月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臉垂涎欲滴的樣子看著桔子,而星川則是坐在她的後面看著她。如月旁邊有一些小阪曾經在那里坐過的痕跡。這個組合還真是罕見。包含我在內,這里的人可以說都是與如月有聯系的。

    「你的心意我就收下了。不過,桔子就你們三個人吃吧」

    「可以嗎!?真的好嗎!?」

    「可以,真的」

    「你不後悔吧……?」

    她露出認真的表情,向我作最後的確認。說起來,她好像也是一個特別喜歡桔子的人。我並非很喜歡吃桔子,所以對她來說,我應該相當不可思議。但這也沒有辦法。我是不討厭吃它,但也並不如她們那樣喜歡。既然都是吃,那就讓喜歡的人吃掉吧。

    「不後悔」

    「絕不後悔?」

    「絕不後悔」

    「哇!太好了!」

    她一臉開心地剝開了桔子的皮,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她和如月不一樣,她是圍著桔子,把皮剝成了一根圓形的『線』。這個剝法還真是好看。

    「我也不吃。你們兩個人分吧」

    「真的?真的好嗎?」

    「嗯」

    星川也說出了和我一樣的話。

    「我們能對半分了呢。那緒,給你」

    「謝謝你,蜜柑……同學」

    「啊、你又說了同學!我可要吃掉你一瓣桔子!?」

    「不要啦。我已經讓拿走三個了,我好想哭」

    「那怎麼行呢。你笑著才更可愛哦」

    「好、好癢……!」

    那緒、蜜柑。我很在意她們兩人的關系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除此之外,還有一點讓我很驚訝,她們的關系已經好到舍去了稱謂,開始直接叫對方的名字了。她曾經因為找錯了方向,和蜜柑關系很疏遠,而現在,她們的關系又怎麼親密成了這樣?是因為她們兩個人實際上性格很相合嗎?可是並沒有那種契機啊。我走到星川的旁邊,不禁問道。

    「你知不知道她們兩個人的關系是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要好的?」

    我看向了桌子,發現他正看著參考書。和我猜的一樣——他很習慣這張桌子。

    「你這家伙不知道的事,我怎麼可能知道」

    或許是覺得如月听不到,他稱呼我的方式開始隨意了起來。不過,他能回我的話就已經很不錯了。我的心里流著冷汗——為了不暴露出這點,我稍稍回復了一句。

    「說的也是」

    如月還暫且不提,他和小阪認識的時間並不長,所以對她知之甚少。而我和他也差不多。

    「但是,真的是太好了」

    他仿佛松了一口氣一樣,自言自語了一句。

    「什麼太好了?」

    「我從來沒有想到過,有一天會看見如月同學一臉開心地和別人說話的樣子」

    他似乎真的這麼想。他從小學就一直注視著如月,感慨自然要比常人更深一些。

    「……說起來,你們剛才在說什麼啊?」

    「那肯定不能和你說啊」

    「你們說了一些不能說出口的東西嗎?」

    「不管內容是什麼,談這些東西可是朋友的特權」

    「朋友的特權——」

    「你沒有辦法把如月同學看作是朋友,但是我可以」

    「你在說什麼啊」

    即便他對如月的感情發生了變化,我面前的如月也不會有所改變。我無所謂什麼朋友的特權。

    和小阪正在談天說地的她,注意到我的視線之後,向我微微笑了一笑。

    「她看起來確實要比以前更耀眼一些」

    「和如月同學沒關系,我就是看你不順眼」

    他這麼說完之後就踢了我一腳,這一腳等到我回家的時候才覺得痛。這就是所謂的時間差攻擊嗎?我心想——所謂的限制,難道不是另一種能力者嗎?不不不,怎麼可能呢。

    停住的那一天

    「說起來,你什麼時候和小阪關系變那麼好的啊?」

    她的腳步突然停了一下。她立刻又走了起來,但是表情並不怎麼好看。她是不想別人問嗎?還是說,是不想和我說?

    「也不用勉強回答我」

    「那就把它當成秘密吧」

    「又來啊」

    「又來?」

    「沒什麼,只是對我來說是這樣」

    「說起來,蜜柑讓我想起了一件事」

    「想起什麼?」

    回家的路走了剛好一半的時候,她突然提出了這個話題。

    「蜜柑『同學』說」

    話到嘴邊,她仿佛又說不下去。她仿佛在警戒周圍一般,環視了一眼周圍,之後又用力咳了一聲。她好像還沒有習慣不加稱謂。干典那時候明明很快就習慣了。

    「一說起『蜜柑』,我總是會想到桔子呢」

    「那個和這個不是兩回事嗎」

    「總而言之!」

    「呃」

    「蜜柑提了一個建議之後,我們就決定在下周六的下午,開一個萬聖節派對。要是有空的話,北斗同學要來參加嗎?」

    「萬聖節派對?」

    「嗯,萬聖節派對」

    這個發音很是裝模做樣,一想到這一點,我就害羞地笑了一笑。我的嘴角下意識地開始上揚。我一定要謹記,保持住自己平常心,保持住自己的冷靜。

    可話又說回來,大街上確實有了一種南瓜啊、魔女之類的風格。已經到十月末了啊。我本以為聖誕節還早——或許不知何時連聖誕節也會過去,等回過神來,可能年都已經過了。

    「可以是可以,你們是要辦什麼派對啊?」

    我覺得以我們的年齡扮裝上街,年齡有些太大了。

    「每個人買上八百圓的零食和果汁帶過去,然後在一起熱鬧一下」

    「……我就知道會是這樣」

    簡而言之就是借萬聖節的名義玩上一番。我心想,說成是普通的派對不也行嗎?不過,這應該就是所謂的感受問題吧。一定是這樣。

    「要在哪里開?」

    「在蜜柑家」

    「真的可以嗎?」

    「她好像已經得到父母的允許了。她家離學校貌似很近,我們可以先在校門前集合,之後再去」

    「還有其他人會去嗎?」

    「還有悠真君」

    悠真君?

    「要是有空的話,干典應該也會去」

    我下意識地停了下來。如月用名字稱呼星川,這件事讓我動搖不已。

    干典、蜜柑、悠真君。

    話說回來,我呢?

    「北斗同學,你覺得怎麼樣?」

    我家已經近在眼前。她站著不動,等待著我的回答。

    原來如此,這只是我沒有用名字稱呼如月那緒而已。

    第三次坦言

    我已經切身感受到,改變迄今為止的稱呼著實是一件難事。我根本不想去思考,從『波多野』到『干典』這個稱呼,之間具體花費了多少時間。她被干典本人指出幾次之後,在將要說出『波』的時候,會立刻改正為『干』——這件事我還歷歷在目。我當時說了一句︰就算不叫名字不也行嗎?而干典則回復道︰不用名字叫我,我根本注意不到。我當時心里還想,『原來還有這種類型的人啊』——而如今,她對他的稱呼,已經發生了變化。

    即便現在,我用名字稱呼她也可謂是理所當然。她並沒有對我說過,想讓我叫她的名字,而踫巧的地方就在于,我自己也是用姓來稱呼她的。即便如月用名字稱呼星川,我也無需動搖。可是,在她邀請我去萬聖節派對的時候,我感受到的那份疑惑——現在更是讓我喘不過氣。因此,我一直沒有和她見面,而是謊稱自己要去做委員會的工作——之後,我便逃往了圖書館進行避難。可是,我還是在想著她的事,這根本稱不上逃避現實。

    「你怎麼了?怎麼一臉悶悶不樂的?」

    這句話讓我立刻抬起了頭,我將視線從上不了心的、一行行的文字上移開,看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眼前的人,讓我不禁睜大了眼楮。她就那樣看著我,微微笑了一笑。你原來也會作出這種表情啊——這件理所當然的事情,就像是讓她很開心一樣。我知道她是誰。她是佐藤由奈。可是,她為什麼會在我的面前,對我露出笑容?

    「我能坐到你前面嗎?」

    她的態度十分自然,讓我很是訝異——不過,我還是回了她一句︰請坐。

    「你很驚訝嗎?」

    「很驚訝」

    「?G」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她再次笑了笑。被她帶動起來,我也笑了笑。不過,我的笑容也只是陪笑而已,里面沒有包含任何感情。從旁人眼里看,我想必十分失落。

    「你前幾天還一臉飄飄然,現在表情卻很陰沉呢」

    「飄飄然是——」

    「你們終于開始交往了?」

    她這句話讓我不禁屏息。在她面前,我不知是該肯定還是該否定。可這個行為本身,仿佛就已經成為了答案——想到這一點之後,我的後背仿佛劃過了一絲惡寒。雖然只有一次,但她確實使用過十分強硬的手段。就算她一臉笑容,我也不能放松警惕,我開始為如月擔心。

    可是,她溫和的表情並未改變。

    「我沒想讓你們分手,反倒還想說一句恭喜呢。嗯,恭喜你們」

    「……謝謝?」

    我向她這句率真的祝福道了一句謝。

    「不過,我只是憑感覺這麼說的呢。我沒想到我居然猜中了呢」

    「你不是听別人說的嗎?」

    「從你們兩個人的氛圍上我就有這種感覺。畢竟我可是一直在注視著你呢」

    她的語氣很輕快,但是我從這句話里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沉重感。她過去一直在思念著我,甚至能從氣氛微妙的變化上知道這些。她露出清爽的表情——這個表情不禁讓人以為那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一樣——繼續說道。

    「那件事之後,我朋友也和我說了好多,我也想了好多。宇佐美君曾經出手幫助過我,可是,我卻用敵意回復了你的善意,不是嗎?會被你討厭也是當然的呀。我現在已經反省過了,嗯。所以,對不起」

    她面朝桌子,向我深深低下了頭。可是,她不應該向我低頭。

    「你不用向我道歉。我希望你能向如月道歉」

    她把頭抬了起來。

    「我剛才已經向她道過歉了哦」

    「……剛才?」

    「是呀,就在來這里之前。我去教室的時候,就宇佐美君不在,我覺得你應該是在這,所以才來這里的」

    「是、是嗎」

    審視自己的行為已經相當不容易,在此之上,她還為過去的事情來向我道歉——這件事讓我很是驚訝。她看了看我,格格地笑了起來。

    「你沒想過我會來找你道歉吧。如月同學也和你一樣吃驚呢。可她在原諒我之後,還給了我桔子吃,你知道嗎?我反倒是嚇了一跳」

    我對這件事同樣驚訝不已——如月對此應該也是拿出了對她來說最為真誠的回應吧。我很想問她︰如月是自己一個人在教室嗎?還是說有別人在,但是沒人上前阻止?——可是問她這些,也是無濟于事。

    「那家伙給的桔子可是很好吃的,要是你不嫌棄別人給的食物的話,我希望你能嘗一嘗」

    「這樣啊。那我晚飯後就吃它」

    「除此之外,我覺得你還是不要和她說吃完的感想。不然如月——可能還會多加一個人——會不停地和你說桔子有多麼多麼好」

    「你是故意轉移話題的嗎?還是說是不自覺的?」

    「……你是指什麼?」

    「我是想問宇佐美君在煩惱什麼呀!」

    她在圖書館中,大聲地這樣說。不好。司書的老師看向了這邊,露出了困擾的表情。我低下頭,向老師道了一個歉。之後我還得去解釋一下。可是,她就像是把這個動作理解成了其他的意思,興奮了起來。

    「你不想說也不用和我說了啦。但是,你們剛交往就突然開始不見面了,可是大危機呀!我想幫你們」

    對不起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在心中不停道歉。

    「……我已經知道佐藤同學在擔心我了。佐藤同學自己也被朋友幫助過,自然也會想要幫助別人——我真的已經明白你的心意了」

    「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能和我說一說嗎?」

    她剛才還說過,不想說就不用說,可實際上卻是一臉想听的樣子。不過,從某種意義上講,我或許也應該和她商量一下。畢竟,對于我的交友關系來說,普通女孩子的建議是十分珍貴的。

    「我知道了,我說,我說就是了。你聲音小一點,這里是圖書館」

    「可是也沒別人呀」

    她這句話戳到了我的痛點,我不禁發出了一聲呻吟。

    「……可能有人會來啊」

    「是這樣嗎?」

    「就是這樣。接下來,我就和你說說我煩惱的事」

    「嗯」

    她眼楮里的光輝仿佛更添了一層。我心想︰這也不是值得期待成這樣的事——可對她來說,或許並不是這樣。我有些難以理解就是了。我深深呼吸,開口道。

    「突然就把稱呼方式從姓變成名字,會不會很奇怪?」

    沉默將近數秒。這段時間里,她的眼楮失去了光輝,臉上失去了表情。仿佛在說︰『就這樣?』——她向右歪了歪頭。

    「你這個煩惱還真是可愛呢」

    「我問的可是挺認真的」

    「看你失落成那樣,我還以為是什麼特別不妙的事」

    我並不知道不妙的定義是什麼——不過,這件事也不是什麼正緊事,我也不打算過問。

    「那,你怎麼想?」

    「既然想改變稱呼,改就可以了呀」

    「你這個回答還真是隨便」

    「其他的,我也說不出來了呀?」

    「確實是這樣,不過,我很在意這麼做之後,正常情況下會變成什麼樣」

    「那麼,你要不要叫一叫呢?」

    「叫誰?」

    「叫我」

    「……由奈同學?」

    我這樣說完之後,她的臉頰便透出了一些朱紅。不過,她立刻就站起了身,背向了我,我也不是很確定就是了。

    「至少,我是很開心的」

    「是這樣啊,我知道了」

    「這件事我也幫不上你什麼忙,那我就回家了」

    「嗯,謝謝你」

    我望著她快步回家的樣子,心想︰這件事對于喜歡這樣的人來說,它便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可如月又如何?——這個答案只有如月知道。我不知道她想不想讓我這麼叫她。

     噠。

    「……啊」

    關門聲讓我回過了神。緊接著,我和同樣望著門的老師,目光重合在了一起。

    「這麼吵真的很抱歉」

    我立刻站起了身,向司書的老師低下了頭。

    價值一百二十圓的餞別禮

    『零食先不提,我覺得飲料太多或太少都不好』

    『這麼一說,也確實是這樣。那該怎麼辦?要不要我去買?』

    『我們每個人把自己喜歡的飲料帶回去怎麼樣?我們也能用塑料瓶、易拉罐、紙包裝盒調整量的多少』

    『這個提議不錯』

    『OK!那就這樣吧!』

    我重新看了一遍萬聖節派對參加人員在三天前的聊天記錄。第一個說話的是我,然後是小阪、星川、如月、小阪。當我看到星川表示勝利的表情的時候,不禁發出了干涸的笑聲。下一秒,空虛佔據了我的內心,我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舉行冠名萬聖節的派對的當天,距離集合時間差不多還有三十分鐘。之後,我還需要買一些飲料,可是我卻沒了挑飲料的氣力。我靠在自動販賣機前的長凳上,大腦一片空白,茫茫然地望著天空。天空透出了薄薄青色,劃過的秋風帶著一絲涼意。我手上提的紙袋(里面放著點心)偶爾會發出沙沙的聲音。里面裝著一些巧克力和茶點——派對上基本都會有這些,這肯定會和別人的重復吧。在預算之內,我還隨手買了一個僅限這個時期會有的桔色特別包裝。

    『既然想改變稱呼,改就可以了呀』

    佐藤由奈微微側首的樣子,從我的腦中閃過。

    「……不知道會怎麼樣啊」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不是想要改變稱謂。我依然沒有搞清楚這份疑惑究竟為何,只能是重復相同的思考,原地轉圈。如月。那緒。我該怎麼叫她才好。改變稱呼真的好嗎?她會討厭嗎?還是說會有其他反應?

    過去,我接觸她十分隨意,可一旦變成了『戀人』的關系,我就有些掌握不住和她的距離。我究竟是有多蠢。我有些害怕,這青春期特有的想法會收到怎樣的回應。我為了避免讓她知道這件事,就一直沒有和她見面,任憑時間流逝。

    「你沒有做錯任何事吧」

    突然,一個女生的聲音,從我背後傳了過來。

     噠。

    緊接著,又傳來了一個讓人感到有些愉快的聲音——我挺直了背。她似乎從自動販賣機買了飲料,之後,她走了過來。我以為她是想坐在長凳的另一邊,于是就往旁邊挪了挪。可是她卻向我傳來了否定了回答。

    「我是來找你的呀」

    我心想︰這是什麼新的搭訕方式嗎?不過,我仔細看了看她的臉,發覺自己曾經見過她。

    「有什麼事嗎?」

    我回應了一句,同時心想︰要不是找我的話,我肯定不會回應她。

    我想不起她的名字。不過,我好像听過她這個很有特色的說話方式。我應該是通過某種形式和她說過話吧。或許,我在委員會曾經和她共事過。從她搭話的方式來看,我或許曾經問過她什麼事。要是能回想起那個內容就好了。

    「你不是喜歡上她了嗎?」

    喜歡上她了。寒天之下,只有我的臉在微微發熱。不過,因為這個原因,我也回想起我和這個人說過什麼。她是矢野同學,我曾經問過她如月初中時候的事情。

    那個時候,我曾否定過,我也曾想過——我絕對不會喜歡上她。時光荏苒,著實讓人生畏。我現在真的是被如月迷得神魂顛倒。

    「你還是多自覺一下比較好哦,別人一眼就能看出你在想什麼」

    我面前的她有些困惑地笑了笑。我一直以為我是那種表情很少的人,可現實似乎並不是這樣。既然連續被兩個人指出了這點,就代表我的表情還是不少的。即便是班級不同的她,都察覺到了這一點,我心里想的事情或許已經全部暴露給了同班同學。想到這些之後,我更是添了一層害羞。

    「……從今往後,我會多多注意的」

    我用力咳嗽了兩聲,想要緩解這份尷尬。

    「你在這里在做什麼呀」

    「我來買幾個飲料」

    「是這樣啊。那你忙吧」

    「你、你只是問個別人在干什麼,就轉身走啊?」

    「我還是挺忙的。我可沒義務陪一個悶悶不樂的人在這。你把這個喝了,清醒一點吧」

    她這麼說完,便向我扔了一個罐裝咖啡。把它拿在手上的時候,冰涼的感覺讓我甚至覺得手開始微微刺痛。

    「呃。不用了吧,這不好吧」

    「你喝就是了。我不小心買了一個我喝不來的無糖咖啡。不過,讓你清醒一點應該剛剛好吧?」

    「你不買別的了嗎?」

    「飲料就算不從這買也沒任何問題。再見咯」

    「啊、嗯。謝了」

    我向著她的背影輕輕揮了揮手。我看著她留給我的罐裝咖啡,心想︰說完一句『清醒一點』,接著就是這個啊。鐵罐冰冷的感覺,讓我已經清醒了不少。雖然有些猶豫,但我還是拉開拉環,打開了它。我喝了一口咖啡,苦澀的味道在我口中蔓延開來——這使得我更加清醒了一些。我心想︰嘴里真的全是這個味道——不過,它也確實有效果。我把空罐子投向了垃圾桶,投進去之後,我做出了一個勝利的姿勢,嘴角浮現出了笑容。我順勢站了起來,看了一眼時間,差不多是一個小跑過去勉強趕上的時間點。繼續煩惱下去也無濟于事。在如月那緒面前脫口而出的那個稱呼方式,想必就是我的答案。我走到自動販賣機前,按下了熱綠茶的按鈕。

    「……好」

    目的地就是集合地——校門前。

    說到頭,現在可不應該為了叫不叫名字在這里煩惱的時候。和戀人交往、接吻又該怎麼辦?這又該如何處理?第一次交上戀人的我,要頭痛的問題可不止這一個。

    五分鐘前到達

    「怎麼這麼晚!你到底在干什麼啊!?」

    和星川對上視線的時候,他向我怒吼了一聲。可是,我應該是趕上了時間,我不知道他生氣的原因是什麼。不過,也只有這句話帶些平時的氣息了。

    身穿私服的他相當帥氣,他手上提著的紙袋也看起來相當不得了。不過,因為金額有限,里邊應該不會放什麼特別了不得的東西——可畢竟是他,他或許會為如月準備一些什麼。或許是特別了不得的桔子?又或是很高級的、桔子味的點心。他仿佛知道我在想什麼一樣,露出了一副無話可說的樣子,看著我。下一秒,不知是發生了什麼事,他急急忙忙向前跑去。

    「出什麼事了」

    他把手機屏幕伸到我面前,說道。

    「你沒看這個嗎?」

    手機屏幕上,顯示著幾條信息——這幾條信息我有印象。這似乎是關于萬聖節派對的聊天記錄。不過從手機屏幕一半的位置上,日期就變成了今天,出現了幾條我沒讀過的消息和圖片。

    「我沒看」

    「那現在就看,立刻就看」

    「嗯」

    『抱歉!我們兩個人也是在準備啦,不過有些麻煩,所以就不能去接你們啦☆ 我會把地圖發給你們,你們努力順著地圖來找吧-』

    一張地圖順著這條一閃一閃的信息發了過來,這張地圖居然還是手繪的。這地圖畫的有些隨便,不過,她家離學校也很近,應該能找得到才對。

    「然後呢?你是在生什麼氣啊?」

    「我本以為宇佐美北斗是一個能在約會前十分鐘到場的男人,結果你卻是這副模樣。我很失望」

    「……我真不知道你是期待值過高還是過低了」

    平時的話,我的確會這麼做。不過,這次茫然了很長時間,所以就只能提前五分鐘到來。即便如此,我還是趕上了時間——但他對此似乎依然有所不滿。

    「再怎麼說,我也趕上時間了。你就饒了我吧」

    「要是能平安到達蜜柑家,我就饒了你」

    連星川都稱呼她『蜜柑』。我心里想著︰或許小阪和干典是相似的一類人——便順手把眼前的手機拿在了手上。這個動作讓他向旁邊閃了一下,閃到了三米之外,出了人行道。

    「你怎麼拿我的手機啊」

    他的視線仿佛在看難以置信的東西一樣,貫穿皮膚,直接刺進了我的心里。

    「呃、我就是想看看地圖」

    「用你自己的看」

    確實如此。手機上都會放著一些自己的個人情報,即便不是這樣,一般人也不會想讓別人踫它。用對待干典的態度去對待他,確實不好。我和他也說不上是朋友,和他接觸的時候應該多保持一些距離。

    「好吧。我為我輕率的行為道歉。真的抱歉。那里挺危險的,你先走過來。要是在派對前出了事,可就不好了」

    「……你以為是誰的錯啊」

    他沉沉地嘆了一口氣,走向了這邊,仿佛在說︰真是沒有辦法。不過,和剛才相比,我們的距離稍微有些遠。他的警戒心真的很強,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對他來說,我應該是被討厭的對象。

    「你在看什麼啊。快走吧」

    如月如果在這里,他或許會稍微乖巧一點。走到小阪家為止,我只能忍著了。

    「行行行」

    我拿出自己的手機,點開了那張不知道是誰手繪的地圖。我看著地圖,跟在先走一步的星川身後,向前走去。

    在朋友家里

    『在校門口踫面的那天,我們倆要不要提前一小時集合?』

    就在派對前一天,蜜柑給我發了一條私人短信。

    『我知道了』

    我對她突然提出的提議很驚訝。不過,我心想︰她應該是有什麼想法。于是,我就答應了下來。

    就在派對當天。我被蜜柑招呼進她家,先一步拜訪了她的房間——然後,我便看到了兩件很漂亮的、扮裝用的衣服。

    「……這個是要用來干什麼呀?」

    「我太期待派對了,就做出來啦☆」

    「你做這個東西還能一臉輕松,真的好厲害……」

    「沒有啦!我做的時候可是很認真的哦!?」

    「是、是嗎……說的也是呢」

    這兩件衣服的設計,各自能夠讓人聯想到魔女和黑貓。這兩件衣服大體上只有黑色調這一點是相同的——魔女的衣服上縫制著點心,黑貓的衣服上縫制著肉球的花紋。兩件衣服不僅各不相同,還帶有一絲萬聖節的明亮顏色。說得簡單一點,就是真的很厲害。

    「那麼,那緒,你要穿哪一件?」

    「?G」

    這句話問得我不知所以,我下意識扭頭看向了她。她仿佛看出了我的弱點,緊接著便露出了一臉壞笑。

    「你這表情是怎麼回事呀?難道……你以為你不會穿上它嗎?」

    「真、真的要穿嗎?」

    「當然啦!牆紙倒也無所謂,這可是正兒八經的衣服哦!?不穿不就太可惜了嗎!」

    「話……話是這樣說」

    「求你了!我想看到一個漂亮的女孩子穿上我制作的衣服!我會把這個『北兔』給你啦!」

    「北兔……?」

    「就是這個」

    她這麼說的同時,遞來了一個兔耳角色的吉祥物。這個吉祥物整體上很奇特,很可愛。我仔細看了看,感覺就像是從哪里見過它的眼楮。

    「這個很明顯是有參考原型的吧?」

    「是你的錯覺啦」

    「名字也有這種感覺,你不覺得嗎?」

    「是你的錯覺啦」

    她毫不掩飾地移開了視線,她應該是明知道這一點卻還是這麼做的吧。

    話是這樣說,可這個北兔真的很像那個參考的原型。除了給人一種很奇特的感覺之外,還十分可愛。蜜柑和他應該沒說過幾句話,但是她能做成這樣,讓我稍微有些嫉妒。

    「……你還能做出這個呀。我覺得這個比衣服還要厲害」

    「這個還挺簡單的啦。我本來就是為了做布偶才學會針線的」

    「蜜柑喜歡布偶嗎?」

    「是呀。因為今天要叫大家來,我就收拾起來了,不過,我平時可是被布偶包圍著的!」

    「真可愛」

    「我可不會輸給那緒。你現在覺得怎麼樣?有興趣了嗎?」

    房間里,北兔亮在我的面前。我看了看它和衣服,把它拿在了手上。我想把它帶回去,裝飾在自己的房間。既然如此,我也就別無它途。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心中滿是一旁的你”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dycmm.cn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