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北京西站启动武汉到京旅客体温检测

    「卷貝海鼠。這是真白的另一個名字」

    伴隨著決意說出的這句話,于這寂靜當中,只有—,砰—的鹿威的聲音銘刻著時間。

    (譯注︰鹿威,利用水力自動發出聲音的一種裝置。通常由竹子制成,軸心在竹筒中部,竹筒為空時開口朝上,可接泉水,水滿後竹筒翻轉將水倒出復位到原位置時竹筒底部敲打石頭發出清脆優雅的響聲。)

    在這個地方,我,影石堇,與我的學生月之森真白兩人獨處。

    絲毫燈光都沒有的影石邸中,廣闊的日本庭園,射入室內的月光照在她淺色的頭發上,加上充滿透明感的眼瞳,奪取了我的視線。如果是平常的話肯定會說「好闊愛!」「想抱抱!」之類的伽倪愛(式部語。是堪比古希臘神話中宙斯對于美少年伽倪墨得斯一樣的愛,的意思),但是這個時候就算是我也認真起來了。

    (譯注︰宙斯偶然見到名為伽倪墨得斯的美少年,對他一見鐘情,于是化作老鷹把他抓到天上去當自己的男寵了)

    話說小真白,突然說些什麼呢?這發言太過超出預想了。明明不是戀愛喜劇的主角卻還是變得想回問「誒,什麼?」就是了。

    (譯注︰這里就是說大部分戀愛喜劇的鈍感系主人公,在女角表達心意時總會理解不了,這個意思)

    話說,不對不對不對本來就不可能的吧這!因為——……。

    「討,討厭,不許用奇怪的玩笑戲弄老師喲。卷貝海鼠老師是男人啊,不可能的吧」

    「不是騙人。現在就讓你看看證據」

    拿住手機後用JK特有的高速點擊來打開app之後,小真白悄悄地把晶瑩的嘴唇靠近。

    嘟嚕嚕,嘟嚕嚕。

    「啊啦?我的手機……這,誒?」

    通過LIME的通話功能打來電話的是,——卷貝海鼠。

    咚咚,地心髒跳動著。咚咚——咚咚——速度加快著。

    為什麼,在這個時候?誒,等下,那就是說,真的?不不有可能是偶然。

    不對等一下。本來就從阿明他們那里听說小真白和擔當編輯一起住在旅館里。挑戰新人賞的原稿被卷貝海鼠老師的擔當編輯發現了,是這麼說過。仔細考慮一下如果小真白=卷貝海鼠老師的話,一切都說得通了。不得不說得通了。

    怎麼會……卷貝海鼠老師,就是小真白什麼的。怎麼會。這樣——……。

    用顫動的指尖按下了「通話」鍵。

    「你,你好?」

    「您推薦的百合動漫,很不錯呢。紫式部老師」

    『您推薦的百合動漫,很不錯呢。紫式部老師』

    從面前听到的,女孩子的聲音與。

    稍微有些延遲的,從手機里听到的青年的聲音。

    這兩句台詞,雖然音質有些差別,但是口吻與腔調完全一致。

    「『可以相信我了嗎?』」

    時時因為各種適當的理由突然召開的《5樓同盟》飲酒會。以很忙為理由一次也沒有出面,僅僅是以男性的聲音參加的暢銷作家的聲音確實傳了出來。

    「變聲器……。怎麼會……那麼實際上小真白是,卷貝海鼠老師……?」

    「『都展現在你的面前了,還在用疑問句嗎?』」

    「因為很難相信,也不想去相信,所以哪有那麼容易就能接受啊!」

    公認地心說是錯誤的也花費了千年以上的嘛!

    「『不想相信……嗎。果然,不肯原諒我呢……』」

    「當然的吧!這麼過分的背叛!」

    「『哈哈。要說到這種地步嗎。確實做好了一定程度的覺悟,但是被面對面責備……還是會有些傷心啊……』」

    就算讓她很難過但唯獨這點不可原諒。

    小真白是卷貝海鼠老師?並不是成年的男性而是現役的JK?這樣……這樣……這樣……!

    「『AKI×海鼠』竟然是普通的異性配偶可是大炎上的背叛啊!?」

    「『哈?』」

    對于我的靈魂質問,真白的反應極其簡單。

    總覺得她好像驚呆了,但是根據我的教義來說必須要強調一下這一點。

    「不過,當然了,NL(nomal love)也是可以的喲?男女老少,我可是全種類都可以愛的哦。但是,本來是BL(boy love)卻要重新解釋的話就算能稱得上柔軟度S級也很費時間所以——」

    「等等等,等一下」

    『等等整,吱Y——下……嘎……!!』

    「雜音!?」

    變音器亂了就是心亂了。

    焦急地用著不宜變換的聲域說著話的小真白,煩躁地關上了app。

    「生,生氣的點是那個嗎?本來知道很多《5樓同盟》的事,但是卻裝作不知道來接近你們……明明做了這樣,惡心的事」

    「不啊,除了解釋起來不同以外沒有別的問題吧」

    說什麼呢,這孩子。

    很在意的學生是《5樓同盟》的同伴,而且性別也不一樣,听到後確實會很吃驚,但是被這樣騙了也不可能會覺得惡心。

    「倒不如說轉換一下想法的話男裝美少女也有其美味哦?會有這種感覺的。而且雖然堅稱不是男同就不行但是在百分之一秒之內就可以把大腦改造成普通情侶廚可是我的特殊技能哦」

    「……噗。啊哈哈。什麼啊,頭一次听說這種。笨蛋嘛?」

    「過分!就算這樣我也是高學歷的哦!?」

    「和學歷什麼的沒—關系喲。真是的,真的……式部還是式部呢」

    如同緊繃的氣球爆炸了般的笑容,小真白用著能夠感受到卷貝海鼠的男性口調說著話,聳了聳肩。

    就這樣進行著對話,啊啊,月之森真白=卷貝海鼠是真的啊,像這樣逐漸熟悉著。

    沒想到會有這樣的偶然,心情變得暖洋洋的同時,如同揉粘土一樣揉了揉她的臉蛋。

    「嗯妮……不要玩。真白的臉頰,不是玩具」

    「哈!抱歉,因為很感慨不由自主了!」

    「就算同樣是女性性騷擾也是成立的。如果不注意的話會成為逮捕案件喲」

    「誒,這也是性騷擾!?」

    「不明白女人心的混蛋教師,會在SNS上炎上的所以好好注意一下」

    感到了現實的威脅所以打算將其銘記在心。捏捏。在松手之前惋惜地最後捏了捏。不過真白在緊緊盯著我看所以率直地松開了手。

    「呀—但是,只通過SNS確實看不出來的呢」

    「……確實是。已經做好隨時會暴露的準備,但是完全沒有被注意到啊。是不是誰都對真白不感興趣啊……」

    「唔—嗯,有些消極呢。也不是不可能啊,因為印象上的差距太大了」

    「你覺得卷貝海鼠是什麼樣的啊」

    「用一句話說就是人上人!最佳銷售量的天才作家,積極地投身于世界的強者!就算只用LIME通話也掩蓋不住的智慧!當真是進于業界最先端的時代的寵兒——」

    「~~~~!等下stop!已,已經夠了……!」

    將卷貝海鼠的印象裝填,裝填,裝填,如同機槍一般的我,被真白急忙制止住了。

    哇哦,是在害羞嘛?變得通紅了超—可—愛—!

    「但是一句客套話都沒有哦?」

    「所,所以說不要了。真白,不是那麼出色的人……」

    「自我評價蠻低的呢。卷貝海鼠老師,真的真的很尊敬啊—」

    想起了在LIME的《5樓同盟》群里聊天的日常。

    將自己的性癖與有趣感注入到作品中,堂堂地進行創作活動的職業作家。她的樣子……。

    「對于在教師與插圖作家間搖擺不定的我 ,實在是太過耀眼了呢。我在悄悄地憧憬著喲?並不是過去式的憧憬,而是現在進行時的- 」

    「所,所以說不要這樣。是想要捧殺真白還是干什麼嗎……!」

    「還有呢—。……呼呼- 沒想到抱著煩惱而轉校來的女生,竟然是那個卷貝海鼠老師」

    「唔咕……期,期待落空了真抱歉……」

    「所以說並不是在責備你啊!真是的~,在LIME上明明那麼自信但是現實中卻自我肯定感為0什麼的反差是想要萌殺掉我嗎~?」

    「等下……哇噗……!」

    沒有自信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下意識地抱緊了她,摸了摸她的頭。

    在我懷中害羞的樣子一切都是那麼可愛。

    「但是真的是晴天霹靂啊。阿明是知道這事才讓小真白接近《5樓同盟》嗎?」

    繼續抱著真白,向她發問。啊,這個頭發,氣味好聞得過分。

    雖然沒什麼所謂,但是剛才說的『晴天霹靂』單從字面上來看的話有些下流呢。日本語真是性的結晶呢。

    「不是,阿明還不知道」

    「啊啦這樣啊。那麼我就是第一次的人呢」

    「注意一下說話方式」

    被提醒了。

    然後小真白就在小小的胸前緊緊地握住了拳頭。

    「沒法對阿明說出口。讓他知道的勇氣……還,沒有」

    「嗨誒。為什麼?」

    「因為……寫出了那麼爛的小說,不想被阿明知道」

    「那麼爛的小說是什麼,等下,注意一下說話方式」

    「並不是在自卑喲。能夠寫出有趣的東西,確實有這個自信。……但,但是,這與,寫出特別爛的小說,是兩回事……」

    是這樣啊,不太明白。天才作家的思考回路就是不可思議呢。

    「因為卷貝海鼠的作品里,注入了真白骯髒的欲望與感情……被阿明看到了的話,太羞恥了……」

    「但是她,可是卷貝的作品的鐵粉喲?在發掘我之前,對我一遍一遍推薦都有些煩人了」

    「那個……知道的喲。唔嗯。如果披著卷貝海鼠的皮的話,真白也,沒關系。但是」

    「如果是月之森真白,就不可以?」

    「……唔嗯」

    「是這樣啊。不過我覺得沒法率直地展現出自己是很辛苦的就是了。……啊咧?」

    不知為何剛才胸口似乎有些刺痛。

    「怎麼了?」

    「誒?啊—……這」

    胸口感受著陣陣刺痛,但是現在也不知道它的正體所以也沒辦法給小真白說,所以就一瞬間改變了發出的聲音的意思。

    「對了!為什麼要把真實身份告訴我呢?既不是阿明也不是阿乙只有我。難道是因為我是漂亮而可靠的優秀班主任教師嗎?」

    「形容詞太多了吧」

    對于我雅致的玩笑予以了準確的吐槽。

    展現出了卷貝海鼠的安心與信賴之後,她輕輕地搖了搖頭。

    「……不是喲。因為是老師,稍微有一些這個原因。但是,最重要的理由是別的」

    「那麼,為什麼?」

    「因為紫式部老師——堇老師,感覺和我很像。會不會明白,真白的心情呢,這樣想著」

    很像。

    太過出乎意料的言語,使得不知道被說了什麼的我歪了歪頭。

    說起卷貝海鼠就是人上人。與半途而廢的紫式部老師簡直是天與地的差別。因為她是我用羨慕的眼光看待的人,被她說覺得我們很像,就不知道該作何反應了。

    影石堇的教育論。遇到不明白的事,就必須接著發問。

    住在腦內女教師,順從著『猛毒的女王』的提議,我率直地發問了。

    「那個……哪里很像?倒不如說是正相反的感覺……」

    「真白如果沒有外殼的話就沒法和同伴們堂堂地對話。……不是很像嗎?」

    「……啊—」

    這麼說之後終于明白了。然後在這同時,明白了剛才胸口疼痛的正體。

    捏造謊言,披上偽裝。正因為知道掩蓋住真實的自己而生活的日子有多麼痛苦,才會對小真白抱有同情。

    「吶。雖然是完全相反,但是很像。所以說如果是堇老師的話就能理解真白。對于阿明他們也,可以幫我保密」

    「當然不會亂說的啦」

    「唔嗯。如果對別人說了的話,就把剛才的性騷擾的證據交給教育委員會」

    「能不能拜托你用更穩妥一些的方法!?」

    我淚目著請求著,看不出來是在開玩笑的小真白,說出了正題。

    「真白,想要伙伴。所以會這樣,暴露出來」

    「伙伴……?」

    「對啊,剛剛說了吧。真白不希望《5樓同盟》消失。與阿明的接點,不想讓它斷開」

    「……因為是女朋友?」

    「不是。那個也是,騙人的。真白,其實不是什麼女朋友。是阿明為了《5樓同盟》而和父親契約的假的女朋友。……老師也,隱隱約約察覺到了吧」

    什麼也說不出口。

    阿明已經給我說明過了。和小真白間的偽裝關系是為了進入HoneyPlay的合理戰略之一。

    但是並沒有在意我的反應,小真白將自己直率的感情化作言語。

    「真白喜歡阿明。並不是假貨,而是真正的感情。……所以不希望《5樓同盟》消失」

    將直球的情感告白出的真白。

    說實話,很吃驚,

    雖然之前就察覺到了小真白的感情,但是沒想到會從本人的口中直接听到真實的情感。

    明明平常都在默默地思考,但是到這種決定性的時刻她真的是豬突猛進。

    「紫式部老師和真白如果不能從《5樓同盟》得到些什麼,同盟就會瓦解。金絲雀小姐,這麼說了。金絲雀小姐,雖然看上去那樣但是很聰明,因此大概那個人說的話的可信度很高。所以……《5樓同盟》能給我們帶來什麼呢……我們為了什麼堅持到這一步呢……想要一個,理由」

    真的是,尖銳的指摘。然後同時也是,殘酷的未來預知。

    把這種事告訴多愁善感的真白的擔當編輯小姐,真是有罪啊。頭腦很好而且很嚴厲。說不定和阿明稍微有些像。

    「所以,約好了哦?找到了目標的兒童色情的證據之後,讓你以插圖畫家的身份自由的活動。——請不要背叛,《5樓同盟》……!」

    緊緊地。低著頭抓住我衣服的袖子,小真白說出了切實的悲願。

    ……啊啊……。

    想要伙伴,雖然這麼說過。大概,這不是最重要的理由。

    小真白只把真實身份告訴我,是感覺到這個潛入事件結束後我可能馬上就要離開《5樓同盟》。換句話說就像是在黃游中察覺到了flag般的東西所以會感到焦躁吧。

    「呼呼。真是的—。小真白啊,下結論太倉促了哦」

    「誒?」

    「不用擔心也沒關系喲?除了阿明——不,明照大人以外,沒有別的制作人能夠讓我在死線之前交上稿的哦!」

    「這不是該得意洋洋說的東西吧……」

    「?G嘿- 」

    俏皮地吐了吐舌頭。

    這是硬做出來的賣萌,吾可是極其冷靜之人。是硬做出來的呢,硬做的。

    「嘛,就算變得自由了,只要繼續待在《5樓同盟》,這樣就好了。但是……這之後,也要幫真白,商量各種各樣的事吶?也不可以,告訴其他的人哦?」

    「當然了!超絕勇敢美少女都把秘密告訴我了嘛。觀賞植物代表?影石堇在此宣誓,絕不會做多余的事,會悄悄地為你應援的!」

    因為我的反應正如她希望的那樣而感到安心了嗎,真白擺出松了口氣的表情,悄悄地再度開始在影石邸內的搜索。

    …………。

    小真白是,卷貝海鼠老師,嗎。

    收下了不得了的炸彈呢。存在于galgame般的《5樓同盟》中的女教師該怎麼辦才好呢?

    當然並沒有把它說給誰的打算,只會將其藏在心中。

    但是,抱歉啊,小真白。只有一個,是謊言。

    『就算變得自由了,只要繼續待在《5樓同盟》——』

    這句話呢。

    大概,不會如小真白所願了。

    是個沒用的老師,真的很抱歉呢?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朋友的妹妹只纏著我(朋友的妹妹只喜歡煩我)”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sdycmm.cn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